全文搜索:
首  页 | 文史资讯 | 宝鸡文史 | 图说文史 | 名人与宝鸡 | 岁月留痕 | 党派人士 | 台胞情怀
人物春秋 | 友好往来 | 学术文化 | 史海钩沉 | 宝鸡风物 | 多媒体文史馆 | 专题文史 | 文史征稿
  · 关于纪念宝鸡更名1260周年征稿启事
  · 征稿启事

       政协宝鸡市委员会学习与文史资料委员会征稿启事

  为了发挥政协文史资料“存史、资政、团结、育人”作用,抢救、挖掘、整理宝鸡的珍贵史料,市政协学习...

  · 宝鸡市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征集编辑方案

  全国政协决定在2015年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15周年之际,由全国政协和西部十二省区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协作征集出版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专辑。为了加快推进征集编辑工作,按照全国政协...

  · 宝鸡市文史网开通试运行

稿件报送地点:市行政中心二号楼729室或801室。投送稿件电子信箱:bjwsw726@...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瀹濋浮鏂囧彶

一位耄耋老人与《西岐民俗录》的情缘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赵智宝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1287 更新时间:2014-06-19 08:25:54   


 

有一位于20多年前从教坛离休后的老人,醉心于民俗圣坛,连续整理编写了3集《西岐民俗录》,达50余万字,最终由岐山县政协精编后以《岐山文史资料》第10辑出版,该书一时好评如潮。这位老人便是陕西省岐山县离休老干部、岐山县政协文史资料撰稿员崔思诚。在寄送这篇文稿之际,突闻这位年届86岁的老人离世,更使人无限追思他与文史资料结缘的日日夜夜……
1983年初,年过6旬的崔思诚老人已离岗休息。他从事教育工作多年,过去以语文教学为主,爱好广泛,知识渊博,有较深厚的文字功底。刚办完离休手续不久,他又被县志办聘请当编辑,编写《岐山县志》。
在此期间,县文化馆召集对地方风俗比较熟悉的老同志召开座谈会,座谈岐山农村民间风俗习惯,他得到消息后也去参加了,听取大家的发言,深受启发与鼓舞。也就是这样一个偶然的机会,使这位老人对搜集整理民俗产生了极大兴趣,萌发了编写岐山民俗的念头。
从此,崔思诚一头扎进了民俗学中。岐山县是“周公礼仪之乡”,婚、葬风俗不仅讲究颇多,而且十分有趣。文明礼仪与封建迷信交织,繁锁的礼节又包含着科学知识,精芜并存,清浊相混,很有必要搜集整理,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从那时起,他不顾年老体弱,跑遍了周原大地50多个村寨,东家出,西家进,与百余名民俗歌手、“娶女客”、“送女客”交上朋友。每逢人家出殡、娶亲、给老人做寿,孩子做满月等,他都细心观察,寻根求源,找出他们悠久的历史缘由。
如结婚中流传的一些民俗歌曲,这些年随着社会的发展已几近失传。崔思诚找到乔山脚下的一位老人,索要到了清末民初就流行于岐山的“喝礼”歌全文。“耍房”即闹洞房的风俗,至今仍在民间广泛流传,他经过深入调查,发现这一风俗自古就有“武耍”、“酸耍”、“文耍”之分。武耍,新娘往往要受皮肉之苦;酸耍则低级下流,歌词不堪入耳;只有吟诗作对,点戏答歌的“文耍”格调才比较雅致文明。他对这三种“耍房”形式一一寻根源,证明“文耍”才真正是周公遗留下来的文明礼仪之风。在闹洞房中应当去武存文,摒弃酸味,弘扬周公礼风。
在婚俗资料中,他搜集的“夫歌”、“妇歌”、“哭嫁歌”等达50多首,不少歌词十分诙谐有趣。崔思诚老人就是这样,日则访问调查,夜则伏案执笔。
有付出就会有收获。历经几年的辛勤笔耕,他编著的第一集《西岐民俗录》(婚俗篇)于1990年问世。同年11月12日,他所撰写的《岐山婚俗》一文,在陕西省民俗学会、宝鸡群众艺术馆召开的西府婚俗调查报告研讨会上荣获大会优秀成果奖。
崔思诚老人在完成《岐山婚俗》研究成果后,更加激发了他对民俗研究的热情,又把丧俗和生育习俗列入民俗研究、搜集整理的课题,使人生的习俗成一体系。这时,这位已年过七旬的老人,全身心的投入这项工作,阅读了中外许多经典名著,如《四书五经》、《礼记》、谢苗诺夫著《婚姻和家庭的起源》、《民俗研究》等,走访了省内外多位八九十岁的老人,对周文化在民间积淀的婚、丧、生育三习俗礼仪文化,用文字记录下来,终于完成了10余万字的书稿,在省市县有关部门重视支持下,第二集《西岐民俗录》于2005年底问世。
岐山是中华民族传统的周文化的发祥地、繁衍地,文化积淀深厚,民俗事象丰富,涉及层面广泛。崔思诚老人深感责任压力重大,总是有写不完的文章。他说:“因为我为时不多了,若在我离世前不予以记录,恐怕这些事象会成为一把废纸。这将会对岐山,对研究周文化,对民俗学,对历史学,对发展旅游业等造成大损失的。”
为此,近年来崔思诚老人克服身体多病等困难,为抢救这一部分文化遗产,更是争分夺秒,夜以继日的关门写稿,整理数十年来收集的资料,加紧编写,增加了已失传的民俗事象十多万字,于2006年10月,即以系列丛书第三集《西岐民俗录》(增补篇)出版。
他在搜集整理的这集《西岐民俗录》中,如岐山一带在婚礼中请女婿有两种形式:其一是女儿出嫁后,女方娘家请女婿;其二是新娘请女婿。崔思诚重点挖掘新娘请新郎特异事象。这年端午节他跑到岐山县城大街与卖香苞的老年妇女进行交谈,还跑了不少村寨进行了解。因此,他编写的新娘请女婿一文被收录于民俗《陕西卷》。
崔思诚老人还非常关心民俗新生事物成长。北郭民俗村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陕西第一民俗村,以经营岐山臊子面闻名遐迩,招来了国内外不少宾客。但他建议,只靠单一的臊子面作招牌,恐怕在市场竞争的时代,立于不败之地很难。只有丰富民俗村的文化内涵,多角度,多层面开发才有出路。这便是一位耄耋老人“采万朵花蕊而酿的蜜”!
崔思诚对整理民俗资料有一种十分执著的追求,有时甚至到了如痴如迷的程度。1992年3月,他患了严重胆石症,六七天未进食,他让老伴把纸铺在床上,自己用枕头顶着肚子,忍疼写作,每写一行字,就疼得一身大汗,家里人感到他离大去之期不远,并为他剃光了头,穿上新鞋袜,3月26日,临去西安手术前,他生怕此去不能归来,托人把县文化馆两位搞民俗学的同志叫到病榻前,亲手把自己写完的婚俗资料交给了他们,感动得这两位同志流下了眼泪。
1993年,崔思诚开始搜集整理第二集《西岐民俗录》期间,老伴儿突然因患脑溢血瘫痪在床上,大儿子因患急病死亡,他承受着极大的思想及家务压力,既要做饭洗衣,又要照料老伴接屎接尿,直到2000年老伴去世。在这10多年间里,他没有因为家庭遇到这些灭顶之灾而停止写作,按计划要求完成了任务。
崔思诚说:“我是写民俗,不是写小说。我写的这些书,是为了研究周文化,为了抢救灭绝的史料,把史称礼仪之乡的岐山知名度提得更高,为岐山争光,不要使周文化的积淀在我们这一代人中消失和灭绝,我再无别的要求。”
他积数十年之经历和心血,编撰的《西岐民俗录》一集集相继出版,可使人明古知今,深受社会各界好评。一些机关单位把它作为礼物或赠品对外进行交流;私人作礼品送给亲友,他只收取微薄的成本费,从不多赚一分钱,多时还要贴本。
在他搜集编写的第二集《岐山民俗录》刚要出版时,因罹妻病子亡故之灾,家庭经济拮据,他于2004年4月间把书稿交给了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印刷出版,只给了10多本书作为付酬,从不计较。崔思诚20多年从事撰写《岐山民俗录》,为家庭、孩子没有留下丰厚的财产,现在的两个儿子都是靠自己成家立业。他自己仅有一间半小房子,家里没有一件象样的家当,但崔老“剑锋磨砺气如虹”的治学治史精神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里!


 


上一篇:在恢复宝鸡市政协的日子里  
下一篇:为了习副主席的嘱托 

复制地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宝鸡市文史网    陕ICP备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