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首  页 | 文史资讯 | 宝鸡文史 | 图说文史 | 名人与宝鸡 | 岁月留痕 | 党派人士 | 台胞情怀
人物春秋 | 友好往来 | 学术文化 | 史海钩沉 | 宝鸡风物 | 多媒体文史馆 | 专题文史 | 文史征稿
  · 关于纪念宝鸡更名1260周年征稿启事
  · 征稿启事

       政协宝鸡市委员会学习与文史资料委员会征稿启事

  为了发挥政协文史资料“存史、资政、团结、育人”作用,抢救、挖掘、整理宝鸡的珍贵史料,市政协学习...

  · 宝鸡市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征集编辑方案

  全国政协决定在2015年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15周年之际,由全国政协和西部十二省区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协作征集出版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专辑。为了加快推进征集编辑工作,按照全国政协...

  · 宝鸡市文史网开通试运行

稿件报送地点:市行政中心二号楼729室或801室。投送稿件电子信箱:bjwsw726@...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鍙拌優鎯呮

陈立夫为宝鸡干部赠送墨宝的一段故事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刘 鉴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705 更新时间:2016-09-19 17:15:12   

陈立夫为宝鸡干部赠送墨宝的一段故事

◎刘 鉴

 

1990年,我在陕西人民广播电台宝鸡记者站工作,一天,宝鸡市委统战部副部长陶振海找我。到他办公室后,他很小心的从文件柜里拿出一幅条幅展开,只见是流畅、俊秀,功力深厚的行书。内容是:“大而能容,刚而不屈,中而无偏,正而远邪,斯四者为中华民族之特性也。”看到落款,我大吃一惊:“陈立夫时年九十。”我问老陶,这是怎么回事?

老陶这才让我坐下,向我细细谈起事情的经过。

原来,20世纪80年代两岸关系解冻后,特别是1987年台湾当局开放台湾同胞赴大陆探亲之后,许多在海峡对岸思乡、思亲数十年的国民党老兵迫不及待的回大陆探亲。19887月,年逾古稀的原台湾空军司令部联合作战计划室少将主任林志刚和他的弟弟,台湾东海大学副校长林志贤回到老家河南探亲祭祖。由于他们的妹妹林淑美在宝鸡医药玻璃厂工作,他们的表兄方成熙(时为宝鸡市民革干部)也在宝鸡生活。所以他们在7月底前后到宝鸡探亲。

当时大批思乡心切的国民党老兵如潮水般回归故里,各地各级党委也都非常重视。林志刚、林志贤兄弟二人到宝鸡后,他们的妹妹林淑美所在的宝鸡医药玻璃厂党政领导热情接待。第二天,宝鸡市委副书记赵文举和市委对台办主任陶振海也亲自趋前看望。在交谈中赵文举副书记发现林志刚因年老体弱、长途奔波,加之回乡感情激动,心脏病发作,立即派车送往宝鸡市中医医院,安排住院治疗。随后宝鸡市政协主席毛明发、副主席田世珍、市委统战部部长马麟等领导都分别到医院看望。

在林志刚住院治疗期间,他的弟弟林志贤先生在市政协安排下先后游览了乾陵、张良庙、周公庙、五丈原诸葛庙、钓鱼台等名胜。在游览过程中,年过六旬的林志贤深感大陆同胞的浓情厚意。在张良庙游览时,只见这里林木幽深、山峦叠翠,庙内紫柏、苍松、翠竹、花树掩映成荫,山水、亭台、殿宇、曲廊巧为布局,好一处神仙境地!

张良庙自东汉汉宁太守张鲁建庙以来一千八百年间,历朝历代游客、名人学士络绎不绝,且留诗题词,刻碑撰联,纷纷赞叹这位辅佐汉高祖推翻暴秦,而又功成身退的先贤。庙内摩崖石刻、碑刻、楹联、锦匾数以百计,令人目不暇接。突然,林先生指着老远的一通石碑激动地对陪同游览的宝鸡市对台办干部刘世斌说:“这是陈立夫先生的字!”

他们一行走近细看,只见这通碑上用浑厚、流畅的隶书写着“成功不居”四个大字,然而落款处却被铲得狼藉不堪,根本看不着字。找来张良庙文管所所长郑德礼询问,果然是陈立夫先生1940年到西北视察教育时游览张良庙所题。只是落款的陈立夫三个字在十年动乱中被红卫兵铲掉了。

林先生对着石碑沉思良久,对刘世斌说:“刘先生,这通石碑现在已经成为文物,文物缺少落款也就不完整,能否将陈立夫先生的名字刻上?”刘世斌想了想说:“可以么。不过现在没有陈先生的字。”林先生说:“这个不难,我和陈先生私交很好,过从甚密。我回台湾马上找他,请他题写,再寄给你们,只是需劳烦你们补刻。”刘世斌回答说:“好!”

然而,令刘世斌没有想到的是,虽然文革结束多年,但阶级斗争和极左思潮的影响还很深,这件事做起来有多么难!刘世斌后来与我交谈时说,他当时很爽快的答应林先生,一是自己从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学习回来,了解陈立夫先生坚持两岸统一,反对台独的政治倾向;二是考虑难以拿到陈立夫先生的亲笔题款。没想到林先生与陈先生的关系非常亲密。

然而,林先生对这件事和刘世斌的答复非常认真。回到宝鸡,他在西府宾馆举行临别答谢宴会,招待宝鸡市委、市政协、市委统战部、市对台办有关领导和他们在宝鸡期间帮助他们朋友。答谢宴上又一次谈到他打算请陈立夫重题落款,补刻张良庙石碑,以恢复文物原貌的想法。813日,他们兄弟二人回到台湾。林志贤立即把自己在张良庙拍摄的照片转交陈立夫,并写信介绍了自己大陆之行的所见所闻以及深刻感受,信中请求陈先生重题落款,以补石碑缺失落款之憾。信送出不到一周,820日,林志贤就收到陈立夫先生的回信和大小两幅毛笔签名。回信说:

林喆先生:手示奉悉,(民国)二十九年弟赴西北视察教育,曾抵汉中,瞻仰留侯祠,侍者备笔纸欲弟题字,当场为之题诗一首,文曰:“国仇在所复,功成何必居。明哲千秋鲜,心传有素书。”迄今尚未忘怀。惟“成功不居”四字,则记不清楚矣。但此四字确为弟所书。……,兹遵命写大小二张签名奉上,何者适当,请台端择其一寄去为祷。……

由于当时两岸尚未通邮,198891日,林志贤趁好友黄自成到大陆探亲之便,委托他把写给表兄方成熙的信和陈先生题名寄到宝鸡。信中写道:“成熙表兄:我已把陈立夫先生写给我的信及陈先生写的盖有印章的‘陈立夫’三字的题款寄你,请转交赵文举、毛明发、田世珍诸先生协助办理,以维护历史文物原貌。”

方成熙很快将林先生的信转交宝鸡市有关领导后,有关领导立即嘱咐市委对台办与张良庙所在的汉中市留坝县联系,但是联系后留坝县上上下下谁也不敢做主。无奈,市委对台办指示刘世斌赶往西安,把林先生的信和请求补碑的意见向省委对台办汇报。据说由于张良庙的归属和陈立夫的特殊身份,此事后来又先后转报省旅游局、省委宣传部、省委统战部。最后省政协一位领导看后拍板,指示交由汉中市补刻。经过一年多的请示、汇报,198911月,最后还是留坝县文化局和张良庙文管所具体实施,把陈先生的题名补到了“成功不居”石碑上。

补刻结束,还举行了简单的揭碑仪式。宝鸡市委对台办把石碑照片通过林先生转交陈立夫先生。陈先生看到照片后十分激动,挥笔为田世珍、陶振海、刘世斌等人分别写下条幅,以表感谢。并把自己和蒋纬国等134名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联名在刚刚闭幕的国民党十三次代表大会上的一份提案一同寄来,这份提案的题目是“用文化、经济统一海峡两岸”,以表示自己坚持国家统一的政治主张。

这就是陶振海让我所看的陈立夫所写条幅的来历。他告诉我,市政协副主席田世珍希望我把这件事宣传一下,因为这是市委统战工作中的一件大事。接受任务后,我想详细了解一下陈立夫。因为他在我过去所接受的宣传、教育中,陈立夫一直是坚持反共、反人民的中统特务头子的形象。经过查阅资料,我了解到陈立夫先生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很有影响的重要人物。他1900727生于浙江湖州。1923年北洋大学矿科毕业,后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硕士学位,同年9月回国,任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办公厅机要秘书,随侍蒋介石。因其叔父陈其美与蒋介石有金兰之交,格外受蒋器重。1929年,任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1938年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cc,中统)成立后,他兼任局长,使其成为与戴笠领导的军统并立的特务组织,积极反共。以后又先后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教育部长等职务。1949年大陆绝大部分解放,蒋介石兵败台湾,他成为国民党在大陆失败的替罪羊,在台湾难以立足,1951年定居美国,先后创办养鸡场、做皮蛋生意,同时还在家里做豆腐乳和粽子卖给附近的中餐馆以谋生,并潜心研究中国文化,著述颇丰。1961年因其父亲陈其业病重,获准回台,1969年返回台湾定居,历任总统府资政、中央评议会主席团主席、孔孟学会理事长等职。

陈立夫晚年积极为国家统一奔走呼吁,1975年春节后,蒋介石找来陈立夫,让他通过在香港的秘密渠道,向中共方面表示:可以请毛泽东来台湾访问。陈立夫和谈心切,在没有得到回音的情况下,就在香港报纸上公开发表了一篇题为《假如我是毛泽东》的文章。陈立夫在文中欢迎毛泽东或者周恩来到台湾访问,与蒋介石重开谈判之路,以造福国家和人民。陈立夫特别呼吁毛泽东效仿北伐和抗日国共两度合作的先例,开创再次合作的新局面。时值大陆正处于“文革”,动乱年月,自然不可能有结果。

细细察看陈立夫联合蒋纬国等人在国民党十三大的提案复印件,其中明确写道“我们深信中国之统一,为台湾海峡两岸同胞之共同愿望,故谨因为时间问题,惟绝非以武力,而是以文化与经济,亦非第三者所愿或所能助成者。”“我们同胞自己的事情自己办,勿需别国插手。”他们提出“吾人是否亦应对大陆政策有加以彻底检讨之必要?”“惟若统一有望,则有限度的接触,为不可避免的。”这些意见同蒋经国一直坚持的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三不”政策以及李登辉的台独主张完全不同,他们渴望国家统一富强,加强两岸交流的迫切愿望跃然纸上。

不久,我采写的消息“陈立夫‘成功不居’碑补刻记”在陕西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宝鸡日报》也刊登了我采写的消息,并配发了陈立夫先生为陶振海所书条幅的照片。想不到这条消息引起一场轩然大波。消息发表不久,就有人对我说:“这是共产党员把中统特务头子写的反共藏头诗刊登在共产党的报纸上!”过了几天,《宝鸡日报》老总卢愚对我说:“你向市上领导解释一下这件事,有人到处活动,弄不好这真成了政治问题了。”听到这样的反应,我感到非常吃惊,文革中在政治问题上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置人于死地的惨状又历历在目。我深知如果在文革中,给我扣上这样的帽子小则入狱,大则亡命。但是,我反复琢磨陈立夫先生所写的条幅,看不出是一首诗。他只是把自己多年研究汉文化的心得总结为这四个字而已。再说既然不是诗,又怎么能叫藏头诗?即使把每句第一个字凑到一起,也是“大刚中正”四个字,完全看不出反党的意思。若说“中正”两个字是蒋介石的字,加上“大刚”有对蒋溢美之意,也谈不上反党。但这件事还是弄得我寝食不安。据说这件事后来还闹到了市委对台工作会上。当时分管对台工作的市委副书记听了半天说:“我怎么感到为这件事扣这样的大帽子有点文化革命的味道。”听了领导的话,大家再也不说什么了。

1990727,是陈立夫先生90大寿,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还播出了有关领导的祝词。1992年,陈立夫先生在接见大陆首批访台记者时说:“若为了国家统一,只要两岸人民需要我,我就会去大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国家强盛,人民安乐。”这条消息也被国内各大传媒广为转发。


上一篇:关于纪念宝鸡更名1260周年征稿启事  
下一篇:大手笔绘就宝鸡公路网 

复制地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宝鸡市文史网    陕ICP备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