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首  页 | 文史资讯 | 宝鸡文史 | 图说文史 | 名人与宝鸡 | 岁月留痕 | 党派人士 | 台胞情怀
人物春秋 | 友好往来 | 学术文化 | 史海钩沉 | 宝鸡风物 | 多媒体文史馆 | 专题文史 | 文史征稿
  · 关于举办迎新年“大美秦岭 中华祖脉”美术作品展的通知
各县(区)政协,市文联,市级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市美协,宝鸡画院,市政协书画联谊会会员(顾问):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来陕视察重要讲话...
  · 关于开展迎新年“大美秦岭 中华祖脉”画展作品征集的通知

各县(区)政协,市级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市美协,宝鸡展览馆,市政协书画联谊会会员(顾问):
  习近平总书记来陕西考察时强调,秦岭和合南北、泽被天下...

  · 关于纪念宝鸡更名1260周年征稿启事

  · 征稿启事

  · 宝鸡市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征集编辑方案

  全国政协决定在2015年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15周年之际,由全国政协和西部十二省区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协作征集出版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专辑。为了加快推进征集编辑工作,按照全国政协...

  · 宝鸡市文史网开通试运行

稿件报送地点:市行政中心二号楼2726室。投送稿件电子信箱:bjw...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浜虹墿鏄ョ

朝圣者之路——中国当代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李凤杰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谭旭东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74 更新时间:2020-12-23 16:41:50   

  李凤杰,小名裕田,笔名艾歌,国家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41年2月生于陕西省岐山县解刀村。曾任宝鸡市文艺创作研究室副主任、宝鸡市文联副主席、宝鸡市作家协会主席、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李凤杰从1963年发表处女作至今,从事文学创作56年,发表小说、散文、童话、戏剧、纪实文学、文学评论等400余万字。著有《李凤杰文集》等儿童文学著作33种。中篇小说《铁道小卫士》获第二届全国少儿文艺创作三等奖,中篇小说《针眼里逃出的生命》获1980-1981年全国优秀少儿读物一等奖,长篇小说《水祥和他的三只耳朵》获1994年首届全国奋发文明进步图书奖二等奖,长篇报告文学《还你一片蓝天——中国失足少年教育纪实》先后获得了第四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及第四届全国优秀少儿图书奖。
  与李凤杰老师真正结识是从一次选编儿童小说的经历开始的,那是前年,当我初到北京师范大学来读书的时候,张美妮老师叫我和她一起选编一套《当代儿童小说》。在张老师这样德高望重的前辈的厚望下,我当然不敢怠慢,于是,回到宿舍认认真真地开始读起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儿童小说来,因为是第一次选小说,加上过去虽然读了不少小说,但对儿童小说的认识毕竟有限,所以做这项选编工作的时候,几乎是重要作家和小说新秀的,都不敢随便放过,在历年的《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上海)、《少年文艺》(南京)和《儿童小说》等刊物上发表的小说以及一些重要选本上的小说,都在我的视线之下一一阅览过。当然,李凤杰的儿童小说也就进入了自己的视野,而且我惊奇地发现,他的儿童小说看似传统,其实充溢着苦难意识、忧患意识、人文主义情怀和人道主义精神,不但是西北小说的佳作,而且是当代儿童小说中难得的好作品。后来,李凤杰来京参加第六次全国作代会,我们有幸在京丰宾馆见面并开始创作上的联系与探讨。通过多次交流,我对李凤杰的了解日益加深,在加上对他作品的阅读次数的增多,我对他的文品愈发敬重和欣赏。
  当然,除了了解李凤杰的儿童小说外,我还读了大量的当代儿童小说,认识了许多年长的和年轻的作家,心中的快乐是自不待言的。但我也发现了一些问题,那就是当代儿童小说中一些精品事实上处于被遮蔽的状态,而有些只能算得上时尚文本(甚至可称“文化泡沫”)竟然被许多人评论和捧赞。还有,儿童文学界那些处于偏远地区的作家及其作品往往很少被人认可,而大家最为关注的则是地处北京、上海等这样政治文化中心或经济中心的作家们。中心地带的作家们,特别是占据了少儿刊物和媒体的工作职位的作家们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在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发展的进程中屡屡风光,获奖、出名、得利,甚至常常面对媒体记者大谈特吹自己的作品是“经典”,享受着令人羡慕的文化待遇。而身处偏远的西南、西北的作家们没有媒体宣传、推介的优势,没有文化参与的优势和众星捧月的荣光,他们只有充分调动自己丰厚的生活、真诚的情感和天赋的才华,勤勤恳恳地耕耘,才能冲出偏远的天地,走向全国,走向中国儿童文学的殿堂。这是生活的不幸,还是艺术的大幸?两年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常常为那些遥远的作家真切而诚挚的文字而感动,那是我在热闹和浮躁的都市里听不到的纯净声音,是我们那些所谓的学院机制里的批评家用所谓的“纯艺术”的方法和技术无法也无力解读的文本。这使我想起了和李凤杰处于同一省份的诗人王宜振,这位诗人执著地追求诗神已有三十年,从上个世纪70年代、80年代到90年代就创作了许多优秀的、可以传世的诗篇,其不少诗作还被入选各种教材,可除了笔者近年极力推介外,儿童文学批评界几乎没有一篇关于他的评论文字,更谈不上成人文学界的看重了,因为就连陕西省作家协会的全省文学创作工作报告里都不提这样一位优秀的诗人。而有些成绩平平,创作非常一般甚至很难入眼的“诗人”的作品却赢得了诸多的荣誉,还被儿童文学选刊选用,被一些评论家吹捧。我们可以原谅广大批评家们的才气不足,对深沉的作品缺乏准确审视解读的水准,可我们不能原谅批评家们有意地忽略与遮蔽—因为这是批评家的失职,关涉艺术良心的问题。
  中国儿童文学在当代文化视境里确实有其许多辉煌,但它也有诸多的弊端和让人头疼的痼疾。与浮躁的成人文学界一样,轻飘飘的文字和媚俗的思想,在商业化的生产和流通渠道里得意洋洋,所谓的“实力派”,所谓的“名家”,各种美丽的标签,在读者的灼灼目力下,在真正的文学追求者的开阔视野里,竟然堂皇出镜,争得无限风光(比如获得全国大奖)。作为一位儿童文学的挚爱者,作为参与了儿童文学创作与批评的一位“专业人员”,我自信自己是有着相当的判断力的,我绝对不人云亦云,也绝对不会为那些自认为并没有多少生活内涵和艺术价值的作品去吹捧去献媚。这可能也就是我几乎谢绝为一些图书写商业性书评的原因吧,商业化出版机制与传媒炒作环境中的儿童文学创作太需要纯净的批评空气和理性的批评目光了。
  我之所以选择李凤杰和西北地区的一些作家诗人作为我关注的对象,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李凤杰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巨大创作热情和难得的勤奋态度——而这是我们许多儿童文学作家,特别是年轻的儿童文学作者所缺少的甚至所不屑的品格,当下有不少年轻的儿童文学作者不屑于生活的积累和艺术的修炼,而是特别善于艺术钻营,要么靠技巧,要么靠才气,要么靠商业策略和其它手段。事实上,百年中国儿童文学之所以有今天的辉煌,就是因为许多前辈作家具有务实、执著、奋进的精神和孜孜不倦的态度,他们敢于克服生活的困难,不断学习,努力进取,与时俱进,大胆挖掘自己的生活源泉和艺术潜力。有几个事例可以证明李凤杰的勤奋与踏实: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到80年代初期,李凤杰的家庭还没有脱贫,他每次回家帮妻子做饭时,总是一边烧火一边把书放在腿上阅读;回到文化馆,他几乎天天熬到深夜,肚子饿了,在炉子上熬一老碗包谷汤喝;《针眼里逃出的生命》这篇小说,他先后写了十二稿,小改不计其数。1981年春天,他在省委干部招待所作最后一次修改,几乎熬垮了身体,一头晕到在走廊里,躺了半天才苏醒。为了写好《还你一片蓝天》,先后采访少年犯和管教干警100多人,写下采访笔记500多万字;写作过程中,几易其稿,三次修改,冠心病、颈椎病不断折磨,在医院做理疗他仍不停笔,写了改,改了抄,自己不满意决不罢休。从进少管所到大作完成,十年光阴逝去,他两鬓骤然成霜。李凤杰就是靠这种顽强拼搏的精神不断进取的,迄今他已有400多万字的作品问世,其中儿童文学著作33种,获奖20多项,其中国家级大奖5项。他先后当选为第五次全国文代会代表、第五次全国作家代表大会代表,第六次全国作家代表大会代表,陕西省七届人大代表,两度被评为优秀少儿工作者。可以说,李凤杰取得的任何一点成绩,都靠的是他的心血与汗水。他没有投机取巧,更谈不上欺世盗名。在他的身上有一颗中国老百姓的平常心,有一种中国知识分子的气节,有一股中国作家的骨气,有一份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的优良传统和品格。
  当然,李凤杰不是没有自己的艺术局限,他的创作还存在着不少值得商榷的问题,如他的作品主题有一定的时代局限性,其作品的语言也有的值得提炼,但我们不能求全责备,不能苛求每一位作家都是万能人,都是百分之百的完美者。每一位作家诗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生活储备和艺术积累,都可以选择一条属于自己的写作道路,但无论你如何写,写什么,都别忘记你是在为中国的少年儿童写,是在为祖国的未来一代写,李凤杰正是坚守了这一最基本的原则。新世纪的中国儿童文学需要的是李凤杰这样的作家所具备的精神,需要的是李凤杰这样的作家所坚守的责任。

上一篇:一杆“彩”笔炫荧屏——著名编剧 李广汉  
下一篇:朝圣者之路——中国当代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李凤杰 

复制地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宝鸡市文史网    陕ICP备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