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首  页 | 文史资讯 | 宝鸡文史 | 图说文史 | 名人与宝鸡 | 岁月留痕 | 党派人士 | 台胞情怀
人物春秋 | 友好往来 | 学术文化 | 史海钩沉 | 宝鸡风物 | 多媒体文史馆 | 专题文史 | 文史征稿
  · 关于举办 “绘盛世•颂党恩”书法美术作品征集的通知

各县(区)政协,市政协书画联谊会会员,机关各工作部门: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十四五”开局之年。在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的重大时刻,在“两个一百年...

  · 关于举办迎新年“大美秦岭 中华祖脉”美术作品展的通知
各县(区)政协,市文联,市级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市美协,宝鸡画院,市政协书画联谊会会员(顾问):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来陕视察重要讲话...
  · 关于开展迎新年“大美秦岭 中华祖脉”画展作品征集的通知

各县(区)政协,市级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市美协,宝鸡展览馆,市政协书画联谊会会员(顾问):
  习近平总书记来陕西考察时强调,秦岭和合南北、泽被天下...

  · 关于纪念宝鸡更名1260周年征稿启事

  · 征稿启事

  · 宝鸡市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征集编辑方案

  全国政协决定在2015年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15周年之际,由全国政协和西部十二省区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协作征集出版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专辑。为了加快推进征集编辑工作,按照全国政协...

  · 宝鸡市文史网开通试运行

稿件报送地点:市行政中心二号楼2726室。投送稿件电子信箱:bjw...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浜虹墿鏄ョ

家乡文化的守望者——著名作家 张浩文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张丽萍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629 更新时间:2021-04-30 08:41:03   

  张浩文,陕西扶风人。海南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海南作家协会副主席(兼职)。出版文学作品有《狼祸》《三天谋杀一个乡村作家》《长在床上的植物》《鞋子去找鞋子的朋友》《沉默的言说》等,在《中国作家》《天涯》《钟山》《花城》《上海文学》《大家》等各种刊物发表长、中、短篇小说及散文随笔数百万字。曾获海南省1993年度优秀精神产品奖、海南省第三届青年文学奖、海南省作协2010-2011文学双年奖、中国作家出版集团2013年度优秀作家贡献奖、海南省第一届南海文艺奖文学大奖、陕西作协2013年度文学奖、首届海南省文艺评论奖特别奖等。2013年,他历时3年创作的长篇小说《绝秦书》首发,并名列《中国作家》2013年度中国长篇小说排行榜前五名,先后荣获《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第四届“柳青文学奖”优秀长篇小说奖。
  “一个作家如果一生只写一个地方,我要写的就是我的故乡!”这,就是张浩文。没有华丽的辞藻,只有对故乡质朴的感情。
  1958年,张浩文出生于关中西府重镇——扶风县绛帐镇。这里自古人文荟萃、经济繁庶,曾是东汉著名经学家马融讲学之地,东汉名臣卢植、经学大家郑玄也都曾来此求学,留下了“绛帐授徒”“绛帐传薪”“吾道东矣”等多个历史典故,在中国经学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笔。
  生于斯长于斯的张浩文,从小就受到了深厚的文化熏陶。“那时候,爷爷是村里公认的文化人,肚子里装了好多吸引人的故事。每天晚上睡觉前,爷爷都会给我讲一段,那是我一天中最高兴的事。”直到现在,张浩文还依稀记得,小时候每逢下雨,农业社不出工,村里人就会主动围到饲养室里,请爷爷去讲书,精彩处常常会有人大声叫好,有时候,大家听得入了神,忘记吃饭时间也是常有的事儿。一个个忠臣良将、绿林好汉、舍生取义的人物故事,不仅在当时赢得了大家的阵阵掌声,也在潜移默化中为张浩文指明了努力的方向。
  “我也想做一个满肚子装着故事的人!”年少的张浩文默默为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这时候,“听故事”显然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需求,只有不断从书籍中汲取养分,他才安心。“家里穷,买不起书,我就借书读;要么就在放学后帮别人干农活,换书看。”张浩文回忆道,那时候有一个本家叔叔是小学老师,家里有不少书,他只要一有空,就飞奔去叔叔家,那里是他获取精神食粮的“大宝库”。
  因为喜欢,所以钟情。小时候,晚上看书全凭点煤油灯,但因为太耗油,家里人不让长时间点,但书中那精彩的情节、生动的语言却常常让张浩文无法入眠,所以他经常趁家人睡着之后,半夜起来再偷偷点上灯,害怕亮光惊扰到家人,他就顶着被子,遮着灯光,趴在被窝里看书。但翌日清晨,家人马上就会发现,因为他两个鼻孔总是被烟熏得黑黑的。正是这种坚持,使得他小学就读完了四大名著和诸多经典文学。
  1988年,是张浩文的而立之年。这一年,他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
  当年,我国决定在海南建省,把整个海南岛设为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消息一出,传遍全国,无数年轻人的激情和梦想由此点燃。张浩文也随即做出了一个决定——去海南。
  带着爱人和孩子,跟随“十万人才过海峡”的脚步,张浩文成为海南师范大学的一名老师。面对陌生的环境,他对故乡和亲人的思念日渐浓郁,于是,他开始用文字的形式化解这份感情寄托。很快,处女作《驴换》发表在了《延河》上,给了他莫大的鼓舞。
  “故乡是每一个作家和艺术家取之不竭的创作源泉。一个作家可以写一辈子故乡都写不完,这是毋庸置疑的。”张浩文认为,离开故乡,再来打量故乡,或许对故乡的认识会更加深刻——比如像鲁迅写绍兴,沈从文写湘西,萧红写呼兰河……都是在远离故乡的地方创作的。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张浩文早已将“故乡”定为了自己文学创作的基调。“记忆中,文学的始发点就是站在绛帐北塬上俯瞰大地的那一瞬间。”故乡就是他的创作源泉,30多年来,他虽然身在海南,距家几千公里,隔江跨海,但是他的心却从未离开过。
   在张浩文的很多作品里,我们常常可以看到渭河、北塬、村里的人工渠……这些地方陪伴着他成长,也不断丰富着他的创作。《黑烟》《牛祸》《一方水土》《河边的故事》《狼祸》等多篇小说的相继发表和出版,把“故乡的印”越烙越深,也让他先后斩获了“海南省精神产品优秀奖”、“海南青年文学奖”等奖项。
  1998年,张浩文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厚积薄发的他更加热衷于文学创作,出版的小说集《狼祸》《三天谋杀一个乡村作家》《长在床上的植物》《鞋子去找鞋子的朋友》无一不与故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  008年,作为老张家的“文化人”,张浩文受邀重修宗族族谱。在整理相关资料时,张浩文赫然发现,族中有好几户都是在1929年(民国十八年)前后绝户了。联想到自己的童年,哪怕是掉个馍渣渣,爷爷都会一边捡起来一边骂道:“要是在民国十八年,饿死你个兔崽子!”八十年前的那场灾难如此真实地逼近,压得张浩文喘不过气来。
  饿死300多万,逃亡300多万,被历史学家称为二十世纪人类十大灾难之一……每个字眼都如针扎般刺痛张浩文的心。“我必须用文字将这一切记录下来,不是为展示灾难的残酷,而是为了引起更多人的思考。”张浩文心里涌出一股急切的冲动。
  于是,无数个在老家蛰居的日子,张浩文在自家小二楼上那破旧的沙发上支起笔记本,安静地创作。“《绝秦书》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在家乡的老屋里完成的。”这样才接地气、有语境,有“脚踏实地”的感觉。
  耗时三年,《绝秦书》横空出世,村里的父老乡亲是最早看到的——书里说的“渭水”是南边的渭河,书里说的“黄龙塬”是北边的土塬……村里人津津乐道,没想到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居然搬进了小说。而整个故事的发生地“周家寨”,则是因为宝鸡是周秦故里,作为宝鸡人,张浩文想更多地体现家乡的文化特色。
翻看《绝秦书》,不难发现西府元素跃然纸上——方言、民谣、文化、历史。对此,张浩文表示,这本书虽然他只花费了三年的时间来创作,但却用尽了他的前半生收集资料,感觉他这辈子好像就是为了写这本书。
2013年8月,《绝秦书》在西安首发,震惊文坛。“《绝秦书》填补了陕西文学界对民国十八年关中大饥馑这一题材的创作空白;它展示了人性的极善与极恶,是一部发人深省的作品;它堪比《白鹿原》,超越《1942》;它有着对灾难的理性思考,有着警醒世人的文学意义……”首发式上,陕西省文学界诸多知名人士共同给予了《绝秦书》很高的评价。目前该书已经被翻译成英法等语言并且即将在国外出版。
  “宝鸡的历史文化积淀非常丰厚,其中蕴含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文学资源,是非常有价值的文学富矿。经过30多年的文学探索,我更加坚定了这种认识。”张浩文表示,他将继续创作,把这些凝固的历史激活为文学表达。他目前正在集中精力写作第二部长篇小说《光景》,属于他计划之中的关中“三部曲”之二,此书已经被列入中国作家协会2019年全国重点扶持作品。

上一篇:相同的名字,相同的艺术追求——著名摄影家 柏雨果  
下一篇:与时间赛跑  善待抗战老兵——对宝鸡地区健在抗战老兵现状的调研 

复制地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宝鸡市文史网    陕ICP备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