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首  页 | 文史资讯 | 宝鸡文史 | 图说文史 | 名人与宝鸡 | 岁月留痕 | 党派人士 | 台胞情怀
人物春秋 | 友好往来 | 学术文化 | 史海钩沉 | 宝鸡风物 | 多媒体文史馆 | 专题文史 | 文史征稿
  · 关于纪念宝鸡更名1260周年征稿启事
  · 征稿启事

       政协宝鸡市委员会学习与文史资料委员会征稿启事

  为了发挥政协文史资料“存史、资政、团结、育人”作用,抢救、挖掘、整理宝鸡的珍贵史料,市政协学习...

  · 宝鸡市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征集编辑方案

  全国政协决定在2015年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15周年之际,由全国政协和西部十二省区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协作征集出版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专辑。为了加快推进征集编辑工作,按照全国政协...

  · 宝鸡市文史网开通试运行

稿件报送地点:市行政中心二号楼729室或801室。投送稿件电子信箱:bjwsw726@...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鍏氭淳浜哄+

拜访百岁诗翁陈辉汉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孙移泰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5899 更新时间:2012-08-06 10:43:27   

    2007年11月22日(农历十月十三日)  是诗翁陈辉汉老先生的百岁诞辰,在诗翁百岁之际,我约了著名画家袁玉虎先生到西北机器厂拜访了这位老寿星,他坐在客厅依然体健自如,精神矍铄,腿脚灵便,脑筋清晰,说起话来条理清楚,朗诵起岳飞的《满江红》来底气十足、节韵高昂,特别是写起古体诗来灵感一到落纸成章。
    座落在蔡家坡地区的西北机器厂,是我国西北地区早期的重工业大型企业之一,解放前陈老是这个厂的厂长兼总工程师,他兢兢业业辛辛苦苦把这个企业经营得很有规模、很有名气。一九四九年随着解放的炮声和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军代表从他手中接管这个厂时问他:“你参加过反动组织、干过有背于人民的事吗?”陈老回答说:“我虽没有参加中国共产党,但是我也从未参加过任何反动党派和非法组织,我用我的一颗爱国的良心在干事搞企业,我时刻用对国家对人民有利有益这个标准去衡量我的一切作为!”解放后一直到他退休,他一直任这个厂的总工程师兼厂里的主要领导者之一。在自己的岗位上奋斗不息、恪尽职守,不断创造着新的辉煌。他对技术一点一滴精益求精,不断追求着创造和新的高度。他是我国无线电专用设备屈指可数的高级专家之一,他是经常应邀参加中国电子工业博览会的高级专家和贵宾,一直到年事已高之时,厂内还安排人陪同进京应邀参会,发挥余热。
    陈老的古体诗写得很工整,平仄韵律可谓十分严格无懈可击,我曾把他的诗作寄给中华诗词学会顾问、著名古诗词大家林从龙先生等过目,他们给予很高的评价,说这是在我国理工专家写古体诗高手的行列,如苏步清等。陈老写起古体诗来有感而发顺手拈来、挥洒自如、才思敏捷。写诗是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亦是他浓厚的乐趣。特别是秋冬菊花盛开之时令,厂内花工按照他的爱好兴趣,把各种姿色的菊花搬到他的客厅院内,简直只剩下一人能通过的小道,陈老望着这些花姿各异的菊花,就吟起“菊花诗”来“物移斯陋室,香染德馨芳”。《河南日报》、《开封日报》、《华夏吟友》等报刊曾整版专页发表他的“吟菊诗”,并介绍陈老的诗作历程。在《古风·七言·咏二首》:“兰桂芳收入九秋,喜得秋菊满枝头。欧阳错赋秋性杀,一样开花笑霜柔。菊陈满室胜陶家,灯下赏菊煮晚茶。我比彭泽更爱菊,彼醉我醒多看花。”病卧刚起他就入园赏菊吟唱:“病后初次入园圃,且看秋菊芳也无。人颜花色相对笑,此身寻愈菊未枯。卧病累月形已瘦,相见隔年色不殊。漫步畦间一一认,喜观新品多几株。”(《病后赏菊》)“菊花开放秋情异,人自精神花自媚。此情此景乐无羁,整日不离佳丽地。采菊悠然见南山,饥餐落英忘肉味。”、“千姿百态为谁容?似为知心一老翁。”、“秋风为我开秋菊,秋菊应为百花雄。”、“销魂只有对菊花,移入卧房常伴侣。人泣观花花也泣。人欢花笑无泪迹。”、“我对菊花心意倾,菊花对我最多情。情入词短难尽意,畅怀聊作菊花行。”(《转韵诗·菊花行》)。爱菊忘食,封菊百花雄,与菊同乐共泣,真正是菊花融入了他的情怀,丰富了他的生活。菊月是他的灵感暴发期,创作的丰收期。他在《律诗·七言·和〈红梦楼〉菊花诗十二首·步原韵》中《忆菊》、《访菊》、《种菊》、《对菊》、《供菊》、《咏菊》、《画菊》、《问菊》、《簪菊》、《菊影》、《菊梦》、《残菊》。真是意境高远入微,对仗炉火纯青,愈读愈有味。不独诗好,在填词上亦有非凡的工力和独到的思维。如以词咏《红楼梦》菊花诗《忆菊·蝶恋花》、《访菊·菩萨蛮》、《种菊·临江仙》、《对菊·清平乐》、《供菊·望江南》、《咏菊·虞美人》、《问菊·浪淘沙令》、《画菊·南歌子》、《菊梦·巫山一段云》、《菊影·如梦令》、《簪菊·玉楼春》、《残余·鹧鸪天》。针对原诗雅意,一首一个曲牌,运用韵律恰入其分,使古诗翻出新意,立意不落俗,词坛鲜见。
    陈老独钟菊花,亦不薄诸种花卉,《咏兰花》、《咏牵牛花》、《咏文竹》、《咏含笑花》、《咏白碧桃》、《咏金银花》、《咏春兰与海棠》、《咏扶桑花》、《咏水仙花》、《咏柳·七排十韵》、《咏桃花》、《咏月季花》、《咏荷花》、《咏迎春花》、《咏玉兰花》、《咏梅》、《咏杨花》、《咏杜鹃花与杜鹃鸟》等等,可见一斑。名山大川名胜古迹、历史人物、亲情友好、节令明月、追思怀古、眼前即景、抒情感怀等等在意境隽永中生动体现了他和万类花卉、与天地自然和谐同律、与社会各界相融洽,体现出他对这个世界对人类的无限信心和热爱。
    陈老不辞艰辛,不顾风云变幻,终生在创办企业的领域中披风破浪,从他的诗词中同样能找到前进的足迹:“忆昔东窗下,共习中外文。同学复同事,依然未离群。日寇侵南京,各自建功勋。”(《怀念在台湾好友张德恩》),“江轮逆上入山城,两岸风光不记名。远近峰峦如画景,高低灯火似星明。川江地湿多烟雾,巫巴山高少日晴。我自西来非探胜,只缘日寇陷南京。”(《抗战期间赴重庆》)。抗战期间在湖南辰溪兵工厂,设计制造一整套作炸药粒的机器设备,以供游击队用:“沅江波浪奏豪歌,不到沙场也负戈。药粒制成助游击,盼教能杀寇仇多。”他一生把多办企业办好企业,为国多奉献融入脑中,落入行动中,刻不宁息。在《西江月》这词中他写到“夜梦如往昔,仍在指挥生产技术工作。醒即赋词一首。”:“昨夜梦游乐境,今朝依旧春风。运筹试欲夺天功,醒来原是一梦。忆力日衰无奈,思维不似痴翁。自词信笔未求工,洗尽闲愁万种。”
    陈老作为无党派知名人士担任陕西省政协委员期间,尽心尽力参政议政,积极反映社情民意和工矿企业广大职工的利益要求,为发展我国我省电子产业竭力尽智,出谋划策,向党和政府决策机关提交了质高量多的提案。正如他在《1977年参加陕西省第四届政协会议·赋七言排律十二韵》中所表现出的喜形于色的、久压后的郁闷心情:“抓纲治国富神州,国是协商与众谋。积石堆山成巨岭,联溪引水汇洪流。华堂合议工农业,大厦同商战备筹。政策推行应协调,宏图欲践共绸缪。中央规划条条善,省市遵循事事周。赤胆畅谈无禁忌,忠心阔论不须愁。导师理论为基础,总理遗怀是所求。四害消除无险阻,亿民奋斗有奔头。清邦能让思潮正,深批犹防影响留。要使沙丘为茂囿,令将瘠土作良畴。发明创造随心愿,生产科研得自由。前途美景晨光显,老年争与壮年游。”,陈老是典型的爱国爱党敬业的先进代表人物,在风雨如磐的黑暗岁月里,在腥风血雨秘密保卫工厂的危急关头,在冲破最后黑暗迎接全国解放的时刻,他以自己特殊的身份,安排保护地下党领导者朱子彤等以工人身份在车间劳动,使他们幸免于难,为革命成功付出了可贵的贡献。以至到朱子彤担任市、省领导亦牢记和感恩陈老冒巨大风险,在危难紧急时刻对他的保护,朱子彤至今常到西机看望或以各种方式感恩陈老的救命之恩!
    中国传统文化不仅成就了陈老极工整、极合韵律的高雅古体诗作,而且也铸就了他高尚而刚毅的心灵,他登上了让人羡慕的尊贵地位,特别是建国后党和政府把他安排在市、省以至全国充满光环荣耀显赫的贵宾宝座上。然而他回到厂里、在工人中间、在和我们平时交往交谈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傲气和了不起的架势。在“文革”中像他这样的“技术权威”所受的冲击批判折磨是可想而知的,然而他在危难中该干啥依然干啥,实事求是从不在重压下攀牵别人。当泥沙污秽洪水退去的时侯,磐石依然坚毅的挺立着!他真正做到了胜不骄、逆不哀,心理平和精神刚毅!
    他的威望建立在爱憎分明中,他十分热爱勤奋敬业爱岗创新、孝敬父母、夫妻和睦、对子女严加管教的职工。老伴小陈老四个月,他俩相濡以沫八十多年,相亲相爱帮扶相敬,我在厂时就知道她心脏有疾,这次拜访时看到她依然身板硬朗、手脚灵活、脑筋清晰。还是自己下厨,近邻都夸她把香甜的杂粮馍分送给大家来尝的滋味和乐趣。
    我在西机教书二十三年,陈老听说我对所教语文课肯下功夫,又兼任职工大学的应用写作课,还作点文学写作讲座,不时有文章见诸报刊、电台专题,受到一些好评,就给我热情鼓励与支持,和我结成友谊深厚的忘年交。那时我们在厂内陈老是写诗的,卜照罴老先生书法,袁玉虎、李金和、刘国柱等绘画,我在文学创作上耕耘,我们几位经常相聚在一起切磋交谈,陈、卜二老的学问使我们大获教益。1983年陈老专为我写了一首鼓励诗:“正是华年有思才,堪教欣羡喜心怀。登台训教劳推论,落纸成章费剪裁。须苦练,莫徘徊,功夫本自苦中来。东风得便春光好,吹遍周原桃李开。”(《为孙移泰赋词·鹧鸪天》)他又请卜老先生用他那功力特厚风格独具的书法把这阕词书写成条幅,要我把它挂在我的房间,我挂起后,陈老不辞年迈登到顶楼我的房间来看,这里面饱含了陈、卜二老对我的希望、鞭策与激励,给我留下珍贵的记忆与鼓舞!我奉调到宝鸡市后,我们书信往来,我经常回厂看望各知已。陈老把他写的《如何写古体诗》和《我的回忆》复印给我,我经常把自己写的歪诗寄他斧正,以至到他针对我的拙诗竟写了五页长的指导意见寄给我,并逐字逐句的修改。前几年陈老来宝鸡市总要见面谈谈,有一次正遇我住院,他从机关又到病床前,严师慈父般的给予关怀!我到新岗位后他就写诗勉励:“此间岁月称心否?莫忘桃李芬芳处……”。
    陈老是位爱憎分明的智者:我分配到西机不久即遇上“文革”洪流,有一份大字报指控陈老写诗“攻击”他这位“党员干部”,原来陈老在一首诗中把那些忤逆不孝者讥讽为食母眼的恶鸟,而刺痛了他的伤疤!当时我虽对这位大干部不熟悉,但从内心对他的高尚道德和文化修养油然而生!
    陈老在百年中身历数个朝代的风云变幻,历经过大起大落的考验,常人十分羡慕的荣耀和无限风光,他领略过;常人无法到过的低谷和无端恶蔑,他经受过!然而风光荣耀没有使他眼花缭乱,恶浪诬蔑也没有把他击倒。他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却极少索取,生活依然是那样节俭,一粥一粒一纸一笔从不浪费,依然住在很平常的平房内几十年,只因厂内房改,才拆了平房搬入很不宽敞的楼房,不管在顶峰或低谷,他总是心平气和与广大群众融和在一起!
    仁者寿仙,智者诗翁!陈老夫妇这对少见的携手百岁寿星的长寿秘诀轨迹,已很清晰的显现在我们的眼前:与社会发展合律、与人民群众合律、与自然万物合律!

上一篇:父亲和我  
下一篇:怀念任志超 

复制地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宝鸡市文史网    陕ICP备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