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首  页 | 文史资讯 | 宝鸡文史 | 图说文史 | 名人与宝鸡 | 岁月留痕 | 党派人士 | 台胞情怀
人物春秋 | 友好往来 | 学术文化 | 史海钩沉 | 宝鸡风物 | 多媒体文史馆 | 专题文史 | 文史征稿
  · 关于纪念宝鸡更名1260周年征稿启事
  · 征稿启事

       政协宝鸡市委员会学习与文史资料委员会征稿启事

  为了发挥政协文史资料“存史、资政、团结、育人”作用,抢救、挖掘、整理宝鸡的珍贵史料,市政协学习...

  · 宝鸡市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征集编辑方案

  全国政协决定在2015年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15周年之际,由全国政协和西部十二省区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协作征集出版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专辑。为了加快推进征集编辑工作,按照全国政协...

  · 宝鸡市文史网开通试运行

稿件报送地点:市行政中心二号楼729室或801室。投送稿件电子信箱:bjwsw726@...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鍙拌優鎯呮

海峡无情人有情——蔺光璧先生回乡探亲记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陶振海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718 更新时间:2012-08-06 10:48:49   

    一九九O年春天,离家43年之久的蔺光璧先生从海外要回家探亲的消息,传遍了宝鸡县(现陈仓区)磻溪乡张下塬村。蔺先生何许人也?为什么离家这么久?竟长达近半个世纪。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一)投笔从戎,夫妻有约
    蔺光璧先生,生于一九二二年农历三月初四。一九三八年夏初中毕业后考入凤翔师范,凤师毕业后,面对日寇的侵华暴行,血气方刚的他,毅然投笔从戎,汇入青年从军的洪流之中,誓灭日寇。一九四一年八月,他被录入陆军军官学校长安王曲第七分校十七期学习军事知识,两年期满后,先在90军53师159团一连任排长,随军去河南灵宝县虢略镇打日本。一九四四年被编入青年军206师618团机枪一连任排长,继续与日寇浴血奋战。一九四八年,蔺先生回乡探亲时,与结发妻子毛珠贵女士话别,谈到他军旅生涯,身不由已,将要随部队远去他乡。毛女士最担心丈夫远行,怕他官阶升高后成了戏剧《五典坡》中的薛平贵。便说:咱们已有了两个儿子,你就是去了天涯海角,我会像王宝钏那样,苦守咱家等您十年八载或更长时间,就怕您忘了我,回来时领个“玳战公主”。蔺先生说:咱俩是结发夫妻,十分恩爱,我外出时间再长,官不论做多大,不会忘了你。你能当个王宝钏,我绝不会变成薛平贵。这对情深义重的恩爱夫妻诀别时的话语和密约,虽不及唐明皇与杨贵妃在长生殿夜半时的私语掷地有声,但也儿女情长,感人至深。
    (二)渡海赴台,天各一方
    蔺先生离家后,随部队节节南退,由洛阳退到南京,一九四八年七月又退到上海,当年秋天乘海宁号轮船从九江出吴淞口渡海去了台湾。从此,这道海峡就如天上的银河一样,无情隔开了这对恩爱夫妻。他从高雄上岸后,先驻防凤山,后奉命看护由北京故宫运抵台湾的上万箱珍奇异宝,昼夜监守,严密防范,以防盗失。后来蒋介石到了台湾。不久,调整军事部署,又将蔺光璧先生所在部队调屏东驻防。这时,他已由干了六年的连长升迁为副营长,一九五三年升为少校营长,於一九五九年随19师驻防金门,先任首席后勤参谋官,后改任后勤计划科长。一九六一年升任副团长,一九六五年从“革命实践研究院”培训结业后,蒋介石在“总统府”召见了他,随之被任命为19师55团上校团长,率部驻防台北林口高地。一九六六年初,蔺先生随19师驻防马祖,被上峰任命为马祖南干守备指挥官。马祖是闽江口外的一个小岛,历来属福建省连江县管辖,距大陆近,离台湾远,但在台海作战中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具有中流砥柱的关键作用。蒋介石、蒋经国父子曾多次分别去金门、马祖前线察看,蔺光璧有时陪同老蒋或小蒋在各处巡视,有时随侍在侧,以备询问。比如,他曾陪同蒋介石在马祖岛上他的南干地下指挥所出口“忠诚门”前视察;陪同蒋经国在岛上一座小石桥上察看;还陪同蒋经国看望岛上一大群少年儿童等。闲暇时,他也曾在岛上游览,我曾见到他上世纪六十年代在蒋介石“毋忘在莒”四字石刻前的一张留影,无声地诉说着他身困“莒”地、不能脱身回乡与妻儿团聚的困惑。蔺先生在海峡那边思念着妻儿,海峡这边的大陆家乡亲人无时无刻也都思念着他。怎奈台湾当局严禁通信,在万般无奈之下,大儿子蔺益仁向隔海相望的父亲写去了一封言辞恳切的家书,盼望亲人团聚。“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这封抵过万金的家书,在邮路不通的情况下,经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电台(现海峡之声电台前身)向金、马蒋军官兵播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不知有多少守岛蒋军官兵听后暗自流泪,想起了远在大陆的父母、妻儿和兄弟姐妹。儿子向远离家乡、又无音信的父亲写封家书,是人之常情,是亲情所致。但台湾军方疑心顿起,怕这位带兵之人心向大陆、暗中异动,不久就摘去兵权,将他调入陆军总部凤山第二军团第二处,给了个第四副处长的闲差,蔺先生一气之下,当即申请离开部队转业地方。蔺先生也绝非一蹶不振之人,发奋读书,一举考入台湾师范大学教育学系,毕业后成了一名合格的中学教师,走上了教书育人之路。
    (三)回乡探亲,夫妻团聚
    从事教育工作后,受到的监督和限制相对少了,蔺先生设法通过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香港、九龙等地,频频给家中写信,抒发思念妻儿之苦。有一次他写道:“敬爱的珠贵吾钟爱之妻……在过去的日子里,常常做梦回来看望您……醒来总是饮泣天亮,料您将比我更甚而已。目前的情形虽不能即刻见面,但我想终究是会的。”当得知其妻毛珠贵被安排为县政协委员,常让小车接去县上开会时,他给儿子写信道:“维仁爱儿及全家的亲人们,你娘被接去县城,闻之甚为欣慰。有关朋友能有如此措施,真乃贤明伟大,这真是仁政之始。请代我多多感谢朋友们。”蔺先生在与老家亲人通信的同时,广施善心,还为我们市区、凤翔、岐山、宝鸡、眉县及汉中、河南等地18位台属与台胞接通了书信联系。台湾当局开放台胞赴大陆探亲后,蔺先生十分高兴,便积极筹备,申请回乡。一九九O年春,得到当局准允,即刻准备行装,欲回大陆家乡与发妻团聚。动身前,台湾妻子蔺李秀华要陪同他回乡,这使蔺先生深感不便。他心里清楚,大陆家乡的毛珠贵虽是结发妻子,但已四十多年未在一起生活,从法律角度讲属死亡婚姻。这位从小在江苏省灌云县长大、随学校来台湾的李秀华,虽是来台后他万不得已才与其结婚的妻子,是目前他的合法妻子,她提出陪他同回大陆,合情合理,不好拒绝,只得同行。到了香港,蔺先生劝李氏留下来,但李坚持要同回大陆。只好与其一起乘飞机到西安,又劝她暂住西安,并说家乡条件差,就不必到乡下了。在劝留不住时,夫妇一起乘车西行,车进入宝鸡县境时,蔺先生又劝李暂住虢镇宾馆,他先回家收拾好住房后再来接她。李却坚持说:快到咱家门口了,我应陪你一同回家打扫收拾才对,怎能在县城闲住。蔺先生的最初本意是想自己单身回家,与分别43年的结发妻子先团聚几日,说说久别重逢的心里话,并当面解释他不是有意悔弃前言,而是两岸音讯不通、严密隔绝、不知生死、在友邻苦劝下才於一九五五年与时任中广公司播音员李秀华结婚的苦衷。但现在李紧跟不离,他的这一初衷将成泡影。就这样,他怀着“近乡情更怯”的复杂心情,只好与李同行回家,这正应了毛珠贵当年怕他“领个玳战公主回来”的谶语。久别回家,亲友乡亲们纷纷来看望,热闹景象不必细说。蔺先生最愁的是晚上与谁安眠?一边是结发妻子毛珠贵苦等他43年的卧室,一边是儿子蔺维仁为李秀华准备好的新卧房,去谁的房中住好呢?按理应该去毛氏房中,她真正赛过王宝钏。王宝钏只等了18年,毛氏苦等43年不容易呀!说什么也要去她房中,他迈步向毛氏房中走去。但转念又想到:李氏一路紧跟到家,又是法律认可的合法妻子,她能答应吗?大闹起来怎么办?他又收住了脚步,踌躇起来,陷入痛苦的两难之中。正在他左右为难时,李氏不愧为知识女性,通达事理,深明大义,来到跟前对他说:“先生,在家这些日子您就与大姐住在一起,我一个人住在这边刚收拾好的屋子,这样挺好。"蔺先生事后曾对我说:“我太太当晚这几句话真是及时雨、顺路风,我一下甩掉了愁帽子,轻松了许多”,当即高兴地说:“这样好!这样好!祝您晚安!”就大步流星朝毛氏老房中走去。第二天,蔺先生拿出在台湾为毛氏精心制作的一对金手镯,一对时兴的金耳环和三枚各重达18克的大金戒子,亲手给夫人戴上,心里犹觉愧对夫人。蔺李秀华也从台湾给毛氏带来了几身时装和不少布料,并一再赞扬说:“大姐这几十年既管好了这个家,又把儿孙抚养成人,功劳真是很大。”毛氏则对李氏说:“你这几十年把咱丈夫照顾得如此好,他能身体健康的回来,你的功劳实在比我大。”两位夫人有说有笑,相互勉励,此时蔺先生也显得格外开心。当我们与他们夫妇合影留念时,蔺先生右手挽着口中呼叫着的父母官、中共宝鸡县委副书记李少平,左胳膊则搂着结发妻子毛氏的脖子和肩膀,显得十分亲热。他们上坟祭奠祖宗之后,总共在家里住了一周时间,就与毛氏一起搬住县招待所,生活更显得方便。鉴于蔺先生在台湾有一定影响,宝鸡市委台办、市政协和市民革除登门看望外,于第十天又用小车从虢镇把他们夫妇接到西府宾馆,陪同他们游览市容和集贸市场。宝鸡市容市貌的巨大变化,街上浓浓的乡音和店铺中播放的秦腔,使蔺先生十分感慨和高兴,他如痴如醉般地走大街、穿小巷,直喊看不够。市委领导和市长李均在百忙之中接见了蔺先生夫妇,市政协主席毛明发、常务副主席田世珍接见并宴请了他们。后来,我们又安排车辆,陪同他们夫妇去了趟凤翔师范,蔺先生挥毫书写了“永怀母校”四字。又带他们去扶风参观法门寺,他题写了“佛光普照寰宇”六个笔力苍劲的大字。后来蔺先生夫妇返回老家探亲访友完毕,才与毛氏依依不舍地惜别,回了台湾。
    (四)乡情日浓,赞成统一
    1992年春,蔺先生夫妇第二次返乡探亲。1995年,在市委台办的推荐下,蔺先生受陕西省海外联谊会的邀请,带领数十人的台胞代表团赴黄帝陵清明祭祖。作为团长的他,代表台湾二千多万炎黄子孙,向黄帝陵恭敬地献了花篮,并瞻仰了黄帝庙和轩辕柏等古迹。后又在西安由省委台办副主任董超陪同参观,受到省上领导的接见和宴请,最后才回到了虢镇东关新家中。这两次返乡探亲,蔺先生都和毛氏一起团聚,爱乡恋乡的乡情也愈来愈浓。我作为市台办主任又特地两次登门看望了他们夫妇,共话别后情景。蔺先生还特意把他从台湾带回的有关和平统一祖国及台独的一些宝贵资料交我,让我们及时掌握台湾动向。就在蔺先生第三次探亲走后不久,他与发妻毛氏分别43年又喜获团聚的事迹被市人民剧团秦腔著名演员杜秀霞知道后,立即赶到虢镇采访了毛珠贵老人及其儿子蔺维仁夫妇,很快写出了一本《中秋人月圆》的秦腔现代剧,前后七场,以蔺光壁先生与夫人毛珠贵的真实事实为背景,隐去真名,以戏剧人物的形式讲述了这对患难夫妻悲欢离合的动人事迹,现已收录在杜秀霞女士著作的《舞台人生》戏文选中(三秦出版社一九九九年出版)。1996年秋毛珠贵老人病逝,我代表市委统战部和市台办前去吊唁:当时,蔺家门前的舞台正上演秦腔《五典坡》中的《探窑》和《赶坡》,麟游县剧团旦角演员饰演的王宝钏,凄惨婉转的唱腔赢得了台下观众阵阵掌声,不停有人上台为演员披红褂彩,这固然与演员的唱功好有关,更重要的是人们出于对毛珠贵老人的崇敬与怀念,以及对她类似王宝钏经历的同情与怜悯。县、乡领导一再要我上台讲话,推辞不过,我只好讲了讲毛老太太在担任两届县政协委员及其儿子蔺维仁同志在担任市、县政协委员期间,积极与在台湾的亲人通信通话,宣传党的和平统一政策和“一国两制”,并为一批两岸亲友牵线架桥,沟通联系等方面所作的贡献。1997年4月,蔺先生回乡祭奠毛氏夫人时,看了这段录相,十分满意,在我登门看望他时,特意谈到我当时讲话的内容,一再感谢党和政府对他们家大小事情的关怀。我们还在一起讨论了江泽民同志关于和平统一祖国的八条建议,蔺先生曾说:“江八点(台湾同胞对江泽民八条的简称)深得人心,台湾同胞中越来越多的人都认同和拥护。”并表示,虽然毛氏爱妻先他离世,他将化悲痛为力量,在有生之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一定要为祖国和平统一尽智竭力、多做促进工作,为早日实现“一国两制”做出应有的贡献。

上一篇:一位海外游子的故乡情——我所认识的刘子英先生  
下一篇:邓丽君与大陆的不了情 

复制地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宝鸡市文史网    陕ICP备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