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首  页 | 文史资讯 | 宝鸡文史 | 图说文史 | 名人与宝鸡 | 岁月留痕 | 党派人士 | 台胞情怀
人物春秋 | 友好往来 | 学术文化 | 史海钩沉 | 宝鸡风物 | 多媒体文史馆 | 专题文史 | 文史征稿
  · 关于纪念宝鸡更名1260周年征稿启事
  · 征稿启事

       政协宝鸡市委员会学习与文史资料委员会征稿启事

  为了发挥政协文史资料“存史、资政、团结、育人”作用,抢救、挖掘、整理宝鸡的珍贵史料,市政协学习...

  · 宝鸡市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征集编辑方案

  全国政协决定在2015年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15周年之际,由全国政协和西部十二省区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协作征集出版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专辑。为了加快推进征集编辑工作,按照全国政协...

  · 宝鸡市文史网开通试运行

稿件报送地点:市行政中心二号楼729室或801室。投送稿件电子信箱:bjwsw726@...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鍙拌優鎯呮

一位海外游子的故乡情——我所认识的刘子英先生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陶振海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802 更新时间:2012-08-06 10:50:26   

    1982年春夏,市委统战部和市委台办在凤翔县部署贯彻中共中央[1981]44号文件,进行落实台属政策试点工作。我在调查走访和落实台属政策过程中,首先认识了凤翔县政协常委(后任副主席)、民盟凤翔支部主委郑遂生和在县城小学任教的其妻刘桐芳,并很快掌握刘的胞兄刘子英先生1949年去了台湾。在当时“台湾关系”、“海外关系”的极左政策影响下,他们政治上遭受歧视,思想上有压力。刘桐芳亲口给我讲:她在过去讲课时遇到“台湾”二字,就心惊肉跳,浑身颤抖,念不出口。认为现在党对台属“一视同仁,不得歧视”的政策很好。接着,我又认识了刘子英先生的胞弟刘子杰及儿子刘葆初,并协助刘葆初通过武功水校和省水利厅给落实了政策,将其安排到宝鸡峡上工作,成为国家一名正式职工。在多年的对台工作和统战工作中,我逐步认识了刘子英先生在宝鸡工作的外甥郑文沛、郑文宪及外甥媳任彦侠等,通过与他们长期交往交谈,对刘子英先生有了一个较完整的了解。一九九六年六月九日,我受中共宝鸡市委副书记和丕诰的指派,以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委台办主任身份参加凤翔县“兰圃教学楼落成典礼"时,才见到了心仪已久、神交多年的刘子英先生。通过详细交谈,对他一生有了进一步更全面的了解和认识。
    (一)漂泊海外
    刘子英,字芾石,凤翔县石家营乡豆腐村南古城人,一九一五年农历六月十五日出生。一九三二年秋毕业于陕西省立第一中学,一九三四年由省政府资助赴南京参加第一届普通文官考试合格,即被录用,分配在国民政府铨叙部工作。“七·七”事变后,回陕在省立高中任职。一九三八年五月,面对日寇的侵略暴行,他慨然丢掉稳定安逸的教育工作,愤而投笔从戎,抗击日寇。曾先后在“中央警官学校”和“陆军军官学校”深造。后去重庆,在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任上校科长。抗战胜利后,在南京国防部任上校副处长、组长、少将主任、高级参谋等职。一九四九年冬,在国民党军事上节节败溃的形势下,刘子英受上命差遣,身不由己,随军奔波,当年十二月由重庆退至西康省会西昌,立脚未稳、席不暇暖,又由西昌乘飞机到海南岛,形势危急,难以立站,又转飞去了台湾。先任台湾省警务处主任秘书,接着在内政部警政署任主任秘书。后调任桃园县、新竹县警察局长和台湾省铁路警察局长十二年之久。一九七二年任内政部户政司长,直至一九七九年退休,因子女在美国和加拿大,遂在退出公职后先去了美国,嗣后又移居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市,直至辞世。
    (二)诗书传情
    刘子英先生(以下简称先生)在台湾期间,因海峡阻隔,人为藩篱,使他有家不能归,有亲难奉养,对故乡无限眷恋。正在他苦度日月,乡情一日浓似一日的一九七九年春天,他从收音机中听到了福建“海峡之声”电台播出的妹夫郑遂生写给他的家信,连续收听两遍后,全家高兴的彻夜难眠。但碍于台湾当局的禁令,公职人员身份限制他不能回信。直到当年底退休离开台湾,由美移民加拿大后,才于一九八O年给郑遂生写了回信,双方总算沟通了联系。此后,他们书来信往,有时还以诗词传情,以解相思之苦。在先生七十岁生日时,郑遂生写信恭贺,先生读后情不自禁,感慨万端,连夜吟成二十七首“七绝”寄回,抒发他对家乡魂牵梦绕的思念和对诸多往事的回忆及浪迹天涯,羁留异国,思亲盼归的故乡情。一九八二年先生在寄回的一首诗中写到:“儿时游伴几人在?相寻战乱慨沧桑。漂泊异域非久计,何日言旋过端阳。”郑遂生步其原韵写去了和诗:“旧游凋零诚堪嗟,人间正道是沧桑。踏遍亚美觅酬计,榴花红时过端阳。”一九八四年先生寄回了他的回忆录《芾石集》,卷中尽述他“怀念故土,叶落归根之愿”。郑遂生则以“盼归彦”为题,调寄《千秋岁》词一首寄出,下半阙为:“深幸枭獍翦,共期一团圆。开新宇,酬未晚。百业扶摇上,卫星叩广寒。山河笑,中华崛起盼归彦。”为了消除先生思乡之苦,多才多艺的大外甥郑文沛在舅父故居及其村庄、县城等地拍摄了两盘录相带寄去,先生看后称赞不已。回信又流露出想看秦腔戏的愿望,外甥媳任彦侠凭着自己年轻时在专业剧团演出的功底,轻车熟路、自扮自演。她丈夫郑文沛执机拍摄,制成了一套精彩的秦腔录相带,连同市上出售的《宝鸡风光》和《陕西省各界人士清明节恭祭黄帝陵盛典》录相带一齐寄到加拿大,先生多次播放反复看,称赞这是化解乡愁的灵丹。一九八六年,郑遂生向先生捎去了《风翔文史资料选辑》和他与刘桐芳伉俪游览祖国大好河山的彩照,先生收到后感慨万分,当即为凤翔十多位亲友逐一写回了爱国思乡的条幅,还书赠妹夫五言诗一首。郑遂生又以一首《千秋岁》词寄去。词的后几句是:“华夏山河笑,神州尽欢颜。两制好!振兴中华盼归彦。”向先生和海外亲友传递了“一国两制”信息,希望妻兄能尽快回归,共同建设伟大祖国。
    (三)梦圆凤翔
    在与弟妹及妹夫的书信往来、诗词互寄和亲情的感召下,先生思乡怀亲之情与日俱增,曾与其弟刘子杰、侄儿刘葆初相约,于一九八四年在香港会面。通过几天的团圆和深谈,他对家乡和家庭有了真切及全新的了解。在后来的通信中,先生进一步知道了党和政府欢迎去台人员回家乡探亲祭祖。加之,台湾当局也开放了探亲。在海外漂泊四十五年的老先生,终于在一九九三年七月,携子刘定一和女婿李才第一次踏上了家乡凤翔的热土,圆了他数十年的思乡梦。中共凤翔县委、县政府的热情接待,使先生念念不忘。翌年,先生将首次回乡探亲的感受、亲友团聚、家乡新貌及接待盛况等写成了《永恒的怀念》一书出版,并决定要为家乡教育事业捐款,以造福桑梓。一九九六年六月,先生携小女秀娟和女婿李才,外孙李家和第二次回乡探亲祭祖,并在六月九日以贵宾身份参加了由他捐款建成的“兰圃教学楼落成典礼”,在鞭炮和鼓乐声中由他和市县领导剪了彩,在热烈地掌声中他又讲了话。这一切使先生异常高兴和光荣,决心将捐资助学的好事做到底。一九九八年七月,先生携小女秀娟第三次回乡探亲,并应邀参加了浸透自己心血的“兰圃小学落成典礼”,县上领导向先生颁发了“捐资助学”牌匾,褒扬他“支持教育,嘉惠后代”的美德。返回加拿大后,先生将他在兰圃小学的活动及游览凤翔东湖、探亲祭祖等以文字和图片形式,出版了一本《集锦》,以作纪念,便于思乡时翻阅。一九九九年九月中旬,先生盛情邀请妹夫赴加拿大晤面,郑遂生作为先生的亲友、学友和契友当即飞往,两人相处六十天,依依惜别。
    (四)捐资助教
    刘子英先生爱乡爱国的最大行动是,遵照其父刘桂老先生“兴办学校,启迪后进,繁荣桑梓”的遗训,在第一次回乡探亲时,就下定决心为家乡捐资助教。返回加拿大后,再三思之,决定举办个人书展,鬻字筹款。遂于一九九四年十月,在台湾省台北市社会教育馆把自己多年研习颜、柳的书法作品展览义卖,所得五万美金悉数寄回大陆,折合人民币四十万元,全部捐赠家乡教育事业,并指定郑遂生为捐资兴学代理人,用三十万元建成一千一百平方米兰圃教学楼一座,以十万元设立“兰圃奖助学基金”。从一九九七年四月至九八年五月,先生再次向本村小学捐款二十九万元,建成“教师宿办楼”、“子静图书楼”各一座,还寄款砌筑校院围墙,建成学校大门一座,后又通过代理人郑遂生购置一百套新桌凳捐给学校。二000年五月,先生再次捐款四千元,委托凤翔县台办为学校购买图书,供学生阅读。当年十月,先生又拿出八千元寄回县上,用来增加“兰圃奖助学基金"。二00一年八月,先生小女秀娟遵父遗愿,回乡探亲时捐资十五万元(其父遗产变卖所得),在兰圃小学新建“子英实验楼”一座。二00二年“六·一”儿童节前,她又寄款三千元,由姑父郑遂生购买图书捐赠给学校。
    (五)乡情绵绵
    刘先生海外漂泊五十余年,虽说回乡三次,与弟香港会面一次,邀妹夫到加拿大晤谈一次,但浓浓的乡情未减,反而与日俱增,特别在晚年更是日甚一日。先生去世前的二00一年春,思乡念亲之情尤为浓烈,当与邻居和周围人语言无法交谈时,便整日喊着家乡亲友之名,想见故乡人,想吃家乡饭,更想再回故乡一趟。当先生的外甥媳任彦侠得知这一情况后,即刻丢下手中活计和家务,由女儿郑妹蘅家起身,于三月五日直飞多伦多市,与舅父团聚,以解其思乡思亲之苦。任彦侠是一位心灵手巧、勤劳能干的凤翔妇女,具有陕西女性至臻至美、孝敬长辈的心灵和美德,她除陪伴舅父聊天外,扑下身子,入厨烹调,为先生顿顿做香喷喷的家乡饭,还想方设法每天变着花样,每顿变化口味,做出了凤翔风味臊子面、刀削面、扯面、汤面片、麻食及肉饺子、素饺子等,还给包包子、做花卷、烤煎饼、烙油饼、烧豆子稀饭、熬排骨汤、骨头汤,炖肉汤、鸡汤、鱼汤等。她烧出的豆腐嫩,炒成的青菜脆,清蒸鱼特鲜,鸡块又香又酥,先生吃起来可口、香甜,赞不绝口,喊叫着要把彦侠留在身边,不要回去了。并多次安排小女秀娟找官方,给办理移民手续,连外甥郑文沛一并接来,让夫妻俩常住多伦多,随时与之拉家常事、说家乡话、吃家乡饭,使他能快快乐乐、高高兴兴地安度晚年。为了使舅父早日恢复健康,能再次踏上返乡之路,彦侠决心学习医疗护理技能,并很快掌握了为先生量血压、测血糖等,还学会了注射肌肉针,每日为其打针,量、测血压、血糖,精心管护,从不怕麻烦。四月二十二日,她在抱扶舅父起身时,因用力过猛,竟闪坏了自己的腰骨,也一声未哼,忍痛侍奉。二十四日,先生肺部积水,二十五日当即入医院治疗,彦侠随侍在侧,象亲闺女似的,为大小便失禁的舅父接尿擦屎,不停洗换内衣,不嫌脏,不怕累,先生极为欣慰。五月一、二日,先生自感病体大减、身轻神爽,彦侠女儿因事打电话叫妈妈回去。先生叮咛道:快去快回,最多停留二十天,即来舅处。不料,这竟成了最后诀别。五月二日彦侠走后,先生病情迅即恶化,三日便与世长辞。彦侠四日当即乘机前去奔丧,代表大陆亲属守灵并参加了五月八日的追悼会和葬礼。凤翔县台办也发去了唁电,高度评价先生捐资助学的义举。先生辞世前遗言:房屋等家产不留儿孙,全部拍卖,连同一生微薄积蓄,一并捐赠兰圃小学。小女秀娟谨遵父命,当年八月即回乡捐款。先生灵魂有知,当含笑九泉。

上一篇:李子青和宝鸡  
下一篇:海峡无情人有情——蔺光璧先生回乡探亲记 

复制地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宝鸡市文史网    陕ICP备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