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首  页 | 文史资讯 | 宝鸡文史 | 图说文史 | 名人与宝鸡 | 岁月留痕 | 党派人士 | 台胞情怀
人物春秋 | 友好往来 | 学术文化 | 史海钩沉 | 宝鸡风物 | 多媒体文史馆 | 专题文史 | 文史征稿
  · 关于纪念宝鸡更名1260周年征稿启事
  · 征稿启事

       政协宝鸡市委员会学习与文史资料委员会征稿启事

  为了发挥政协文史资料“存史、资政、团结、育人”作用,抢救、挖掘、整理宝鸡的珍贵史料,市政协学习...

  · 宝鸡市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征集编辑方案

  全国政协决定在2015年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15周年之际,由全国政协和西部十二省区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协作征集出版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专辑。为了加快推进征集编辑工作,按照全国政协...

  · 宝鸡市文史网开通试运行

稿件报送地点:市行政中心二号楼729室或801室。投送稿件电子信箱:bjwsw726@...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浜虹墿鏄ョ

卢沟桥保卫战勇士刘思远在千阳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李玉桂 李会科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8516 更新时间:2012-08-06 10:59:13   

    据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编研部方军报道,截至目前,卢沟桥保卫战勇士健在的,全国仅有9人,陕西仅刘思远一人。
    刘思远,今年(2009)91岁高龄,山东荷泽人,1931年投军后,被编入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二二O团,1938年来到陕西千阳“一0六”后方医院疗养,伤愈出院后在千阳经营一家照相馆,解放后公私合营一直到60岁退休。刘思远是卢沟桥保卫战中,参加过“奋勇队”的200多名大刀手之一。
    救助媒体 为父寻友
    “我是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的一个退休干部,想通过贵报,帮我父亲寻找昔日参加过卢沟桥保卫战的战友孙文涛老人……”2009年元月7日上午,一个求助电话打进《鹤城晚报》新闻热线。打电话者是刘思远儿子刘继红。刘继红告诉记者,他父亲2008年冬天不幸重病卧床,行动不便,今年身体更加不好,促使他越发地想了却父亲的心愿。《人民日报》上的那篇文章落款有作者简介,孙文涛为齐齐哈尔铁路(分)局离休干部。估计孙文涛老人的年龄也在90岁左右。刘继红曾多次打长途电话,试图寻找孙文涛老人,都没有结果。他希望本报尽量帮助他们找到老人的住址和联系方式,以便早日取得联系,通过孙文涛老人进一步寻找在当年卢沟桥保卫战中幸存下来的父亲的其他战友。
    电脑视频 怀念战友
    刘思远曾念叨,如果在有生之年能找到他们这些老战友,该有多好啊!为了了却父亲一桩心事,刘继红在当地媒体及好心人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老战友孙文涛的家人,可惜老人已于2000年过世,提及已过世的老战友,刘思远忍不住哭了。
    2009年1月10日早上,刘思远老人通过电脑视频,看见了当年曾经一起参加卢沟桥保卫战的战友孙文涛的儿子孙齐生。老人便与其儿子孙齐生进行了视频对话,在视频中,刘思远的大儿子刘红武拉起父亲的袖子,给孙齐生指父亲受伤的地方,刘思远也明白了儿子的意思,做了一个机枪扫射的动作说:“机枪……嗒嗒……嗒嗒嗒。”视频那头的孙齐生明白了:“哦,那是机枪打的。”
    刘红武说:“父亲前天就知道要和战友的孩子通话,这两天情绪有些激动。”视频对话时,由于刘思远已是91岁高龄,耳朵有点背,老人只能用眼睛看,而老伴的视力又不好,只能坐在旁边用手机通话,当场做起“翻译”。刘思远还一再叮嘱已上了年纪的孙齐生要保重身体。
    “卢沟桥事变”的硝烟已散去72年了,参加过卢沟桥保卫战的刘思远,提起往事,念叨起战友的名字,总会眼含泪水,失声痛哭。
    珍贵史料 保存多年
    去年“5·12”汶川大地震,刘家的住宅倒了。刘继红随后赶回老家。在清理废墟中,意外找到一张4人合影的老照片,他们身着国民党军装,还有一张1997年7月7日的《人民日报》。报纸和照片都已经发黄、老旧,用塑料袋包裹得很严实。刘思远老人说,照片拍摄于1938年,那年他19岁,和3个卢沟桥保卫战中负伤的战友在后方医院疗伤时的留影纪念。刘思远老人与照片上的那3个人,解放后一直失去联系,其中一人还在卢沟桥保卫战中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自己保留的那份《人民日报》,上面有一篇题为《历史不会忘记卢沟桥畔的枪声》的文章,作者孙文涛,是29军37师110旅219团的侦察参谋,指挥官之一。《华商报》曾以《提起老战友?——老英雄哭了》为题,报道了参加过卢沟桥保卫战,现居千阳的老英雄刘思远。此消息引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高度重视。2009年1月16日,纪念馆两位工作人员专程赶到千阳看望老英雄。刘思远老人的儿子刘继红将父亲仅存的两张当年的原版照片捐赠给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希望更多的人了解那段封尘的历史。
    “记得小时候,我看到父亲身上有五、六块巴掌大小的伤疤,就好奇地问这是怎么回事。父亲说1937年在卢沟桥打日本鬼子,被日本兵的枪弹打的,与日本兵拼刺刀伤的……”在刘继红儿时的记忆里,家里曾来过好几个叔伯,有的一只眼瞎了,有的没了一条腿,操外地口音,都是他父亲的战友。刘继红记得:父亲每每说到那些牺牲的战友,神情凝重,泪光闪烁。
    刘红武说,自己小时候见过父亲的士兵证,上面写着“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二二0团三营十二连一等列兵”,可惜那个士兵证后来丢失了,但他还留着士兵证上的照片。
    历史链接:
    《千阳文史资料选辑》第六辑《奉命支援卢沟桥保卫战》(刘思远口述  何学诗整理)一文上这样描述:
    为避困境 昧兄投军 我名刘思远,山东省河泽(曹州)县人。民国二十年(1931),时年我才十六岁,父母均已过世,家境极度困难。我是昧兄投奔国民党军队当兵的。初到部队后,被编入国民军第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二二O团。
    参加奋勇队 抢护卢沟桥 敌人曾多次向我守卫卢沟桥的219团进行挑衅。割断四周电线,对我守军层层包围,接着炮轰卢沟桥。我们三十七师,从全师各团选拔精壮,组成200多人的“奋勇队”,前往支援保桥。我是其中之一。
    奋力杀敌 支援保桥 我们“奋勇队”受命,奔赴卢沟桥阵地,保卫卢沟桥。七月七日深夜,“奋勇队”成员作为尖兵,猛力向敌巢穴投掷手榴弹。敌人发疯似的倾巢而出,和我们展开白刃相交。“奋勇队”队员们个个精神抖擞,手持钢刀,眼见一鬼子端着凶器,用“先刺后挑、开膛豁腹”的手法向我胸前刺来时,我即拚命用短刀奋力朝下压拨敌人的刀尖,鬼子兵又用刺刀猛力朝我肚膛挑来,我迅速向左闪躲,不料被鬼子刀锋刺伤了我的右腿股部,霎时血流不止,由于“奋勇队”与三十七师的紧密配合,卢沟桥尚得防守。
    受命退守 身负重伤 七月七日以后,我军奉命,只得退守卢沟桥,1938年正月初三,转战于河南省清化县。是日清早八时许,日寇用飞机、大炮、坦克等重型火力,猛力向我方袭击。我的右半身一连受伤五处,流血过多,即刻晕倒在地。战友王斋柱不畏枪林弹雨,背我前进,但在前进途中,王斋柱不幸中弹身亡。我奋力挣扎着独自走了半里来路程,碰上了救护队,将我抬到后方团部,抢救治疗,是年二月间,我奉命来到千阳县106后方医院疗养,伤愈后即留住千阳。

上一篇:一位爱国女青年的东北流亡之路  
下一篇:记已故文史员郑文周 

复制地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宝鸡市文史网    陕ICP备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