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首  页 | 文史资讯 | 宝鸡文史 | 图说文史 | 名人与宝鸡 | 岁月留痕 | 党派人士 | 台胞情怀
人物春秋 | 友好往来 | 学术文化 | 史海钩沉 | 宝鸡风物 | 多媒体文史馆 | 专题文史 | 文史征稿
  · 关于纪念宝鸡更名1260周年征稿启事
  · 征稿启事

       政协宝鸡市委员会学习与文史资料委员会征稿启事

  为了发挥政协文史资料“存史、资政、团结、育人”作用,抢救、挖掘、整理宝鸡的珍贵史料,市政协学习...

  · 宝鸡市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征集编辑方案

  全国政协决定在2015年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15周年之际,由全国政协和西部十二省区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协作征集出版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专辑。为了加快推进征集编辑工作,按照全国政协...

  · 宝鸡市文史网开通试运行

稿件报送地点:市行政中心二号楼729室或801室。投送稿件电子信箱:bjwsw726@...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浜虹墿鏄ョ

一位爱国女青年的东北流亡之路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陶振海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8453 更新时间:2012-08-06 11:00:46   

    陈惠文,这位1922年10月初生于辽宁锦县的女性,在东北这块美丽富饶的沃土上,只生活了22年。从记事起,她亲眼目睹了日寇铁蹄蹂躏东北人民的桩桩罪行,对其暴行一直咬牙切齿,义愤填膺,恨不能拿起枪刀,早日把日本兵赶出中国去。后来在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影响下,她热血沸腾,向往延安,决心去参加八路军,杀敌报国。经过一番精心准备,这位勇于探索,独立特行,甘洒热血的青年,辞别故乡,告别双亲,毅然逃进山海关,脱离了日寇的魔掌,走上了欲投奔共产党和八路军的抗日救国之路。
    (一)东北沦陷、铁蹄蹂躏
    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解放前一直多灾多难。1931年秋,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在中国沈阳蓄意挑起了“九一八事变”。在蒋介石“不抵抗主义”政策影响下,到1932年2月,东北全境已完全沦陷。当时,正在锦县二屯小学上二年级的陈惠文,已是一位懂事、活泼可爱的小女孩,经常从大人口中听到日本关东军在东北各地的种种强盗行径及野蛮罪恶。由于日寇侵略及战火漫延,她上学也时断时停,常常停课逃荒。直到1936年12月底,她才从锦州西关高小毕业。因她学习用功,1937年初就考入初中。豆蔻年华的她,格外明理懂事,经常看到和听到日寇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抓丁开矿、无恶不作的滔天罪行,在她幼小心灵里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初中刚上了不到两年,因日寇的侵略和伪满傀儡政权的反动统治,此时的锦县已是民不聊生、哀鸿遍野,家中已经无力供她继续上学,于1938年秋末,她到哈尔滨投靠至亲三表姐,打算自食其力,欲在三表姐个人开设的妇产医院谋个差使好糊口。三表姐不忍心她荒废学业,出资将她送到距哈尔滨180里路的宾县,当插班生,上那里的一所妇产科学校。学习了一年半,她与同学们全部毕业,但伪满政府不给毕业生分配工作。正在走投无路、生活无着之时,宾县南关小学招考教师,陈惠文以第一名的高分被录取,学校分配她到三年级当班主任并教授全校音乐、体育等课。当时东北沦陷区到处兵荒马乱,日本兵横冲直撞,飞扬跋扈,杀人抓人是侵略者的家常便饭。不少有反抗精神的青年人经常遭到日本兵的杀害,有的尸体漂流在松花江中,手铐还在腕上戴着,十分凄惨。学校被迫宣布停课放假,她便失业了。在当地奔波了两月,也没找到工作,万般无奈之下,于1941年初又回到了锦县家乡。因生活所迫,她到处托人找工作,直到三月份,好不容易才在锦县大实村公所找了个助产士工作。谁知只干了三个月,又失业了。为了能谋到个长久性工作,当年六月,在亲友的资助下,她又考入锦州市立满赤医院助产士训练班学习,半年后毕了业,伪满政府仍不分配工作,又多方求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于1942年3月在阜新市吐默特左旗公立医院任公医助手,总算找到了一份聊以糊口的临时性工作。在阜新,她常听人说,日本兵经常把有复仇思想的中国人赶到某个偏僻地方集中起来,让飞机扫射轰炸,再把死人或未死者的头颅割下,还扬言说他们杀的是土匪。日寇就用这样极端残忍的手法杀害中国人,在东北各地不知制造了多少个这样的“万人坑”。面对日寇铁蹄的任意践踏,人民生命财产毫无保障的情况下,青年时期的陈惠文,由幼时的容忍,到少年时的愤慨,青年时的怒不可遏,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参军杀敌,报仇雪恨。
    (二)向望延安、抗日救国
    早在哈尔滨时,陈惠文的大表哥韩尚武,二表哥韩玉武等青年人,就经常鼓动同学们,在各个中学掀起旨在赶走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学潮。特别是她的二表哥,简直就像一个职业革命者那样,有时西装革履,好似一个青年学者,风度翩翩;有时一身工人装束,污渍斑斑,象似一个初进厂门的学徒工;有时一身学生装,和同学三五成群,进出校门,谈笑风生,显得神秘莫测。陈惠文18岁那年,因失业从哈尔滨回锦县时,二表哥曾当着三表姐的面对她说:“你回去后也闹革命去!”陈惠文还清楚记得,自己有个同学叫邓育元,有一年的夏天曾对她说:“今天是党的生日”。 邓育元的哥哥叫邓小川,还有邓的姐丈等人,都是地下共产党员。有一次他姐丈从关内到东北来,与邓小川等人在一个隐秘房子里关上门开会,极其严密。过后不久,邓育元、邓小川兄弟就跟上姐丈到关内参加革命去了。有时报纸上也说,某某等偷着跑进了山海关,今后要防守严密,不能再跑等等。陈惠文在二表哥的鼓动下,也真想到关内参加革命工作,她暗中等待着出关的机会。那时在东北,饱受日寇残暴统治的人们,私下都传说着共产党在领导人民大众抗击日寇,延安有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正在前线打日本,毛泽东、贺龙等共产党领袖都是坚决打日本的,这就更加鼓舞着陈惠文到关内去,到延安去的信心和决心。加之,在那段时间,她还看了俄罗斯《十女杰》这本书,对其思想进步也有很大影响。恰在这时,日本帝国主义为了经济上的需要,强迫农民都要种烤烟,惠文的父亲陈香阁不愿种,傀儡政府的官员就逼着他去听日本人训话,结果去晚了,日本人就劈头盖脸对陈毒打,还罚他跪下,陈惠文对此实在看不惯,决心为父报仇,这更加坚定了她逃出东北,到延安去,走抗日救国之路的信心。那时,陈惠文的一位要好女同学王桂岐,也想到关内去找她一位上过南开大学,后来当了团长的哥哥,陈惠文就找她要一块儿逃出东北。当她俩约好准备启程时,王母突然病倒了,王桂岐为照顾母病,决定不走了,陈惠文也只好再瞅机会。后来,她在阜新吐默特左旗公立医院工作时,认识了一位常来这里看病的警察,从其口中得知,东北人要进山海关,需要办理一张伪满政府颁发的“出国证”方能放行。她问这位警察,能否给她办两张?警察说只要有正当理由就可以办。陈惠文就说她哥哥陈广石是北平一个商业公司的职员,最近病得很重,父母亲两人要前去探望。结果以这个理由,警察居然为她办好了一男一女两张“出国证”。陈惠文高兴极了,她发誓要逃离日寇的魔掌,到延安投奔共产党,参加八路军去打日本。但是一想到日寇在东北实施的“一人逃走,十户连坐”的株连政策,就又担心父母、亲友和邻居要受无辜牵连,又动摇起来。这时,她已认识多年、并很熟悉的地下工作者杜界雨(真名赵顶林)就给她做思想工作,提高认识,坚定她去延安的信心和决心。二姐陈锦文和姐丈刘淼也是地下党员,一再解除她的思想顾虑,答应帮助父母亲友等避难消灾,鼓励她大胆而秘密地逃走。为了解除后顾之忧,尽快成行,她动员自己的未婚夫丁晓波同行。丁晓波当时也是一位血气方刚的青年,正在彰武区检察厅当书记员,早已看不惯日寇在东北横征暴敛、作威作福、草菅人命的狰狞面目,正想逃走,两人一拍即合,当即暗中作了准备,于1943年10月25日凌晨偷偷动身,登上了去山海关的火车。那时的山海关,沦陷区的人们都叫它“鬼门关”。不知有多少男女青年为了逃进山海关被日本宪兵抓去抢杀。他俩过关时,几名日本宪兵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凶神恶煞似的,对他俩虎视眈眈,检查员仔细搜查了他俩的行李,多亏陈慧文事先在厕所里将几张面值较大的中央银行早年发行的纸币,藏在了一面小镜子的夹层里,将面值较小的钱币藏在了鞋袜里,才未被搜出。丁晓波未来得及藏好纸币,被当场搜出撕毁,因他们持有满州帝国颁发的“出国证”又没搜出可疑证据,总算逃过了这座可怕的“鬼门关”。
    (三)壮志未酬 流落宝鸡
    过了山海关,陈惠文与丁晓波登上了南下去北平的火车,总算顺利找到了哥哥陈广石。在北平停留的日子里,在胞兄的主持下,惠文与晓波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后,就筹备一同去延安。听说去延安坐火车到山西后,还要步行爬山走很长的路,他俩特意买好了胶底鞋,便于步行赶路。谁知临出发前,哥哥劝他俩:“山西路基太差,火车经常出轨翻车,走那条路太危险,你们还是走河南到西安,再设法去延安”。哥哥还说他的同学高军、孙育珍夫妇早两年已由东北逃到西安,让他们到西安后找高、孙二人帮忙。谁知火车到洛阳后,因他俩是从东北逃出来的,被一齐送到洛阳战地失学青年辅导处集中,两人还天真地想着辅导处可能会送他们去延安。在洛阳大约停了一月多时间,于1944年元月4日由辅导处把他们全部送到了西安,这时他俩才搞清楚,自己现在的一切行动已完全受到国民政府的掌控,已身不由己了。当时西安的相关部门要将送来的失学青年全部送到凤翔县,统一受训,受训期满后再派遣到全国各地去。他俩一听根本到不了延安,就不愿去凤翔受训,结果被罚站一个晚上,黎明前偷跑出来找到了高军、孙育珍夫妇,问能否帮他俩去延安。实际上高军那时已成了国民党军队里的军官,孙育珍在政府部门的资料室工作,他们夫妇根本不愿意也无法送他俩到延安,而他俩也不知道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可以帮助解决去延安的问题。高、孙只介绍他俩通过西安的人才调剂社及东北老乡关系,安排陈惠文到西京医院当助产士,丁晓波到陕西高等法院文牍科当录事。当时,日本飞机经常轰炸西安,他俩一边跑警报,一边上班以糊口。到当年5月9日,丁晓波被省上派到宝鸡地方法院作书记官,工作逐渐稳定下来后,陈惠文在去延安无望的情况下,也只好在当年夏天来到宝鸡,先在宝鸡工合医院当助产士,干到当年12月生下长女丁亚坤后,医院当即辞退了她。1945年春,陈惠文因生活所迫,又在宝鸡河滩小学替坐月子的女教师代课,后被该校聘为正式教师。在宝鸡期间,除了忙于谋求工作外,也常遭日本飞机的空袭轰炸,她的学生王小玲母女及外祖母就是在一次日军空袭时丧生。抗日战争胜利不久,国共又爆发了内战,到延安投奔共产党已不可能实现,夫妇俩只得安心在宝鸡,直到1949年7月14日宝鸡解放,丁晓波于15日向宝鸡市人民法院办理了交待手续,并参加了宝鸡市旧有人员训练班的学习,于9月16日正式参加革命工作,担任市人民法院书记员。1950年元月24日,被组织上调派到扶风县人民法院先任学习审判员,两年后任法院审判员,从此定居扶风。陈惠文于1950年初正式参加了革命工作,先在西关医院当助产士,后来调到扶风县人民医院妇产科,由助产士逐步升到妇产科医生。丁晓波于1980年7月在扶风病故,陈惠文从1986年4月起曾连续担任扶风县政协第一、二届委员,参政议政,建言献策,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做着贡献。退休后,又被扶风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吸纳为成员,为教育、资助和引导少年儿童、青年学生健康成长而辛勤工作着。新世纪初,陈惠文老人因年事已高,辞掉了县上几项社会工作,迁居宝鸡市,与长女丁亚坤、小儿子丁宝等子女生活在一起,四代同堂,儿孙绕膝,过着安逸舒适的幸福日子。今年(2009)陈惠文老人已是87岁高龄,身体硬朗,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耳聪目明,并坚持每日走动,甩臂挥手,活动四肢,并说她要在当今这个和谐幸福的美满时代里,快乐地活过百岁。老人还打算在身体不出现大毛病的情况下,由儿女们陪同,去一趟延安,瞻仰革命圣地,以实现自己当年未了的夙愿。

上一篇:鸡峰山下播火人  
下一篇:卢沟桥保卫战勇士刘思远在千阳 

复制地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宝鸡市文史网    陕ICP备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