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首  页 | 文史资讯 | 宝鸡文史 | 图说文史 | 名人与宝鸡 | 岁月留痕 | 党派人士 | 台胞情怀
人物春秋 | 友好往来 | 学术文化 | 史海钩沉 | 宝鸡风物 | 多媒体文史馆 | 专题文史 | 文史征稿
  · 关于纪念宝鸡更名1260周年征稿启事
  · 征稿启事

       政协宝鸡市委员会学习与文史资料委员会征稿启事

  为了发挥政协文史资料“存史、资政、团结、育人”作用,抢救、挖掘、整理宝鸡的珍贵史料,市政协学习...

  · 宝鸡市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征集编辑方案

  全国政协决定在2015年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15周年之际,由全国政协和西部十二省区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协作征集出版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专辑。为了加快推进征集编辑工作,按照全国政协...

  · 宝鸡市文史网开通试运行

稿件报送地点:市行政中心二号楼729室或801室。投送稿件电子信箱:bjwsw726@...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浜虹墿鏄ョ

鸡峰山下播火人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吴正茂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5405 更新时间:2012-08-06 11:03:52   

    首任中共宝鸡县地下党鸡峰区委书记的李映霞同志,已经离开我们近20年了,他是宝鸡地区中共地下党组织中,资历较深、影响较大的早期党员。在漫长的地下革命斗争中,他英勇机智,大智若愚,斗志昂扬。在传播革命火种,发展壮大革命力量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建国后,他继续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勤奋刻苦,认真负责,历经曲折,斗志不减,作风深入,廉洁奉公,在群众中享有崇高的威望。
    他是我的堂表伯,与我父属第二代堂姻表兄弟。记得我小的时候,堂伯吴永周先生经常对我提及映霞伯的事迹,像智斗恶霸、不徇私情、坚持原则、让给同事工资级别等等。他的革命事迹在我幼小的心灵上烙下了深深的烙印,使我产生了崇拜和敬仰之情。多年来,我从事史学研究和文史写作,常常留心收集与寻访有关他的革命与生活点滴。为了缅怀他,兹将我收集的有关资料加以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一、书香才俊     革命先驱
    李映霞(1922—1981),字天章,乳名禄喜。民国十一年(1922)五月二十五日,出生于今宝鸡市渭滨区(旧属宝鸡县)马营镇旭光村(旧称营东堡)南场一个破落的知识分子家庭。他的曾祖李南村、祖父李春彦,都是清朝的邑庠生员(俗谓秀才);他的父亲李伯玉,毕业于清末废科举时所设的新式学堂——陕西省政训学堂。李老先生能诗善文,在地方上有极高的声誉。他从过政,当过洛南县税务局长和宝鸡县第七区区长,办过新式学校,因痛恨官场的腐败和尔虞我诈,他为人正派,刚直不阿,解放后,曾多次担任过县政协委员、市人委委员及政协常委;为宝鸡地区很有影响的民主人士。母亲安淑玉,心底善良,乐善好施,曾多年接济穷苦百姓。他们的优良家风和美德,对于李映霞的成长影响尤深。
    因家境败落,李映霞七、八岁时,在马营初小读书;十一岁时,方才至宝鸡县第三高等小学(又称马营小学;原校址在今马营镇永清村普明寺内)上学,他天资聪颖,加上父亲从教多年,管教及其严格,所学功课成绩在全班28名同学中均名列前茅,而且他还担任了班长。
    1938年秋,时任中共宝鸡县工委书记的刘维华(又名高诚;今金台区金河乡寺沟村人,建国后曾任中共锦州市委书记、大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等人,来马营小学以教书为掩护,开展宝鸡地下党的工作。当时,正值卢沟桥事变,日寇祸延中原腹地之时,举国上下掀起抗日救亡的高潮,学生抗日活动十分活跃,李映霞担任五、六年级宣传队长,他带领队员逢集日、庙会演出到马营街、戚家崖、淡家村、姬家殿、永清堡、八鱼塬、凉泉村以及宝鸡县的固川、佛岩崖、周原等地演出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大刀进行曲》和《流亡三部曲》等宣传抗日节目,受到工农民众的欢迎,极大地鼓舞了宝鸡人民的抗日热情,使部分热血男儿整装从戎,奔赴前线英勇杀敌,保家卫国。
    刘维华看到李映霞稳重、耿直,有活动能力,就给他讲党的基本知识、讲苏联的十月革命。同时,把党的知识读本及《新华日报》、《西北》和《解放》等进步报刊送给他阅读。同年9月,经刘维华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后,李映霞积极工作,先后发展了同班同学李琨玉(马营镇旭光村人;建国后曾任宝鸡市委统战部长等职)、杜含文、冯宗耀、苏崇仁、马智、张彦珍、倪兴福、符升贵、刘兆坤、冯春铨、杜含民、汪思恭等10余名学生党员,成立了宝鸡县教育界第一个基层支部——马营小学党支部,由李映霞任书记。
    党支部成立后,李映霞带领学生开展了驱逐反动校长李居仁的斗争。学生们抓住其好赌的特点,深夜抓赌,致使李居仁声名狼藉,被撤销了校长的职务。此时,学校的实际工作由任教务主任的共产党员倪子裕(又名倪宗宽,渭滨区马营镇凉泉村人,建国后曾任西安市外贸公司经理等职)负责。在倪子裕的支持下,李映霞带领学生清算了反动绅士、学校理事会会长李七的账目。遂将其罢免,推选进步教员杨世杰继任。组织领导同学办壁报,编排话剧、歌剧等进行抗日救国宣传,发动学生中的党员大闹学潮,罢免校长张西轩,马营小学的领导权基本掌握在地下党组织的手中。
    1939年7月,李映霞小学毕业后,进入当时的宝鸡县国民政府小学教师训练班进行培训。结业后,分配到温水沟保学任教。他遵照中共宝鸡县委关于“广交朋友,培养发展党员,团结进步力量,进行抗日救国宣传”指示,举办农民识字班,积极开展党的工作,在当地先后发展了苏振魁、苏崇义、张兴德、苏映淮等人党,并成立了温水沟党支部,李映霞兼任支部书记。
    竖年四月,时任中共宝鸡县委书记的王明哲(又名丁超、王志贤、王甫一,凤翔县纸坊乡马村鹞子凹人,1947年任中共西府地委保卫科长时牺牲)和倪子裕召集李映霞、车衡、何申贵等3人,在永清村与郭家村清水河段佯装洗澡,召开党的会议,正式成立了中共宝鸡县鸡峰区工作委员会,由李映霞任书记,车衡、何申贵(渭滨区八鱼镇苇子沟村人)分别任宣传和组织委员。鸡峰区委下辖八鱼塬、温水沟、燃灯寺、寨子岭、苇子沟、永清堡等10多个支部和党小组,有党员50多名。李映霞负责领导温水沟、燃灯寺、凉泉、永清堡等4个党小组。其余小组由车衡、何申贵负责;鸡峰区抗日救亡运动有了领导核心,地下党组织发展壮大,工作出现了新局面。
    同年秋,李映霞根据中共宝鸡县委的指示,借国民党鸡峰乡乡公所召集全乡教员在郭家村清查乡民户口的机会,鼓动全乡10多名初小教员,整理了副乡长候选人、原维新乡乡长吴宗周的贪污恶迹,将其控告至县府,使吴在选举中败选,后又通过疏通,安排倪子裕当上了鸡峰乡副乡长,为党组织在鸡峰地区争得了立足之地。
    二、大智若愚 忠于革命
    1941年6月,国民党掀起了反共恶潮,在白色恐怖下,地方反动势力李光显、吴宗周不甘心选举失败,遂以“马营小学有共产党”为由,向陕西省国民政府、西安绥靖公署、省保安总队及宝鸡专员公署密告倪子裕、乔积玉(渭滨区马营镇永清村人,时任中国“工合”宝鸡事务所永清堡纺毛站纺织指导员,建国后曾任宝鸡市政工程队总会计等职)、车衡等人是共产党,端午节至八月,宝鸡军统站长李樾村,指令宝鸡专署参谋、县民团团长秦伯瀛(金台区硖石乡赵家坡人)、县保安大队第三大队长李光显,县警察局督察长、县民教科长张定五等,率部三次对鸡峰地区(重点在永清堡)进行大搜捕,将乔积玉、章若雾(女,即章霭然,纺毛站职工)、李维舟(又名佩文,李一村,辽宁辽中人,时任工合永清堡纺织二社理事会主席,建国后曾任辽宁省政协副秘书长)、倪子裕、车衡及非党进步人士、纺毛站职工李华(女)、李怀信、杨世杰、杨铨等9人抓捕关押至西安绥靖公署劳动营,期间,李怀信遭摧残、折磨病死狱中。此案,史称“鸡峰事件”。当局派宪兵营驻守永清堡(鸡峰乡公所驻地),加强了对马营地区地下党的监视,县保安团时常清乡,马营地下党组织受到严重的破坏。
    不久,中共宝鸡县委书记王明哲传达了党在国统区“隐蔽精干”的工作方针,并作了相应的安排,县委转移。此后,宝鸡县地下党组织转入“隐蔽精干”时期。鸡峰区委同上级失去联系,李映霞沉着冷静,他安排党员隐蔽的同时,相机开展斗争,打开局面,首先会同李琨玉发动马营小学学生,联系进步人士杜含福、杜含钧等人,控告贪污学校办公费用的时任校长、国民党中统特务贾钧,迫使当局撤销了贾的职务;1942年初,李映霞经何申贵的介绍,任国民党鸡峰乡乡队事务员。他同释放出狱没有暴露组织关系的地下党员倪子裕取得了联系,并授意李琨玉、刘龙坤联合马营小学国文教员杜含英等控告国民党鸡峰乡乡长谭成章变卖壮丁,贪污粮款的劣迹,将谭成章赶下台,拔除了国民党安插在鸡峰地区的两颗毒钉。1945年,为了巩固组织保住阵地,李映霞召开鸡峰区委会,决定采取“明灰暗红”的办法,利用合法身份进行革命工作。
    1945年2月,因营东堡前任保长王兆岐,甘愿充当财东、富户的走狗,光征穷人的粮赋税款,而且大量的摊派过粮、款,其行为为群众所痛恨,怨声载道,几次要李映霞继任,然而保长王兆岐自恃与鸡峰乡乡长白文轩关系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当年3月,因群众不满王兆岐的劣迹情绪高涨,遂将王兆岐绑送至乡公所要清算账目,白文轩为了防止事态的扩大,激起民变,方才在营东堡乡民的催促下,叫李映霞出任营东堡保长。任职之中,他按地亩分摊粮税,秉公办事,一视同仁。村中有一位叫杜达甫的大财主,家里的土地在村中和村外是最多的。他的祖上曾捐银两和粮食给朝廷,从朝廷买了一个“大夫第”的匾额,悬挂门庭,以示荣耀,在乡里称王称霸,俨然一方恶势力。当地有“达甫不出款,自古有之”的民谚。此后,杜家不再缴粮纳税,其他财主纷纷效仿。财主们和大户人家拒绝缴纳的粮款,作为尾欠,来年纳入税赋的基数,又向乡民佃户们摊派,多支出的粮款,使营东堡的百姓深受其害。李映霞及时将杜达甫和另一户财主杜茂周的儿子杜镜铨和杜治权决然关押,虽然县府有些人出面讲情,但是,一心为公的李映霞断然拒绝。直到两个月后,杜家交足了历年来所有的尾欠粮款赋税。方才放人,其他的财主受到震慑,不敢怠慢,纷纷缴清了尾欠的粮税。同时,李映霞的公正做法,也受到了广大群众的称赞和上级党组织的嘉许。
    李映霞还给在乡保中任职的党员提出三条要求:一不能贪污,不能勒索百姓;二、尽己所能减轻群众负担;三、对敌人只是应付,不能同流合污。他说:“我们共产党员要像莲子,长在泥里不沾泥!”此后,王明哲通过书信和李映霞联系过几次,并指示他继续隐蔽,并嘱咐了一些注意的事情。
    1946年3月,李映霞在寨子岭保国民学校任教员。当年夏收后,他与其他党员商议,在温水沟苏家祠堂开办染坊代杂货铺,建立了党的联络点,为党组织的恢复和发展做准备。
    1947年春至1948年春,李映霞先后在永清堡、郭家崖保国民学校任教员。1948年9月,李映霞与上级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并向党组织汇报了鸡峰区的工作。不久,经过党组织的甄别,李映霞重新加入党组织。中共宝鸡县地下党组织的负责人朱炎冰对于李映霞的工作,予以肯定;并指示他设法打入国民党鸡峰乡公所,在鸡峰地区建立两面政权,迎接宝鸡解放。找到了上级党组织,李映霞十分激动,不分昼夜地工作。经过多方活动,李琨玉当上了乡公所的副乡长,李映霞任民政干事,冯宗耀任乡户籍干事,吴永周(共青团员,八鱼镇淡家村人,建国后曾任宝鸡市畜牧兽医中心站长兼党支部书记等职)任会计,王守昌代替原伪自卫团长刘德全(乡长白文轩的亲信)出任自卫团长,除乡长外,鸡峰乡的大权由地下党组织掌握。李映霞根据上级指示,在贫苦农民中,先后发展10多名党员和团员,鸡峰区党的力量进一步得到壮大。
    同年冬,县游击队成立后,李映霞和其他党员动员进步青年参加游击队,向富户、商贾借粮接济,并照顾游击队员的家属,向游击队积极传递情报、消息;给地下人员办理身份证明,应付、粉碎民团清乡队的搜查,组织党员,发动群众,哄打抢劫百姓柴炭的国民党伤兵。1949年初,李映霞和鸡峰乡乡乡长李公朴(渭滨区马营镇永清村人,建国后曾任新疆建设兵团某部司务长)、吴子芬及其他党员一起,设法把贮存在永清堡的10万斤粮食保存下来,连同鸡峰区的国民党公文卷宗等物资,解放后交给了政府。设计把国民党骑兵团驻军调至南山姚家岭,为和平解放鸡峰地区作出重大贡献。
    三、为国操持 鞠躬尽瘁
    新中国建立后,李映霞在中共鸡峰区委工作。先后在鸡峰区帮助我党建立起六个乡(即渭滨、八鱼、云台、清水、马营、鸡峰)的政权。1949年10月,由县委调到县训班学习,后调宝鸡县委参加试办征粮工作。同年12月,在县委组织部任干事。1950年7月,李映霞参加了宝鸡军分区干校土改培训班,分配至宝鸡县土地改革委员会工作,任土改工作队队长。任职内,他对工作兢兢业业,积极执行党的政策,例如通洞乡没收地主街房数量偏多,他知道后,建议赤沙区农协重新研究。佛岩区二乡错误的把几户贫农订为中农,并主张不分土地。李映霞闻讯后立即要求该区予以纠正,后又向县委书记高述先汇报,建议要防止“左”的倾向,他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受到党和政府的表彰。
    李映霞事事处处不忘自己是共产党员。1955年农村实行合作化时,他在眉县帮助建社,他多次给家里去信,并寄回钱物以及眉县建社材料,动员父亲和家人买牲口,带头创办合作社,在当年年底,由建社干部协助、李映霞的父亲李伯玉老先生创办命名的旭光农业生产合作社正式成立。春节回家,李映霞亲自上门动员四户农民,加入农业社。
    三年困难时期,李映霞任宝鸡县人民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当时,困难户的粮食及紧缺副食品的发放,都归他审批。他坚持原则,不搞特殊化,宁叫自己的孩子吃糠咽菜,也不徇私给自己批买任何特供商品。他的岳父去世,妻子托他批几斤肉,招待乡邻,都被他婉言拒绝。1963年,国家号召城镇居民上山下乡,他动员全家积极带头以身作则,谢绝单位相送,妻子抱着不满周岁的女儿,叫来弟弟用架子车拉着家具和孩子回到农村。1964年后,李映霞先后任宝鸡县税务局长、财政局长。
    “文化大革命”中,李映霞受到批判斗争,停薪、停职、隔离审查,并被戴上了叛徒反革命的帽子,家庭成分由贫农变成了地主,含辛茹苦的母亲安淑玉老人被戴上了地主分子的帽子,三弟李映雯及妻子与曾担任大队长的二弟李宝善均被开除了党籍;但他对党的忠诚丝毫没有动摇,并做好了全家人的思想工作。1973年,上级组织给他家平反落实了政策,解除了强加于全家的所有罪名。县、社领导动员李宝善出来工作,李宝善摇头落泪不答应。李映霞知道后,回到家中给弟弟做工作。他语重心长地说:“你们现在干村上的工作,和我们过去搞地下不一样,那时候头在手里提着,随时都有杀头的危险,你只受些委屈,有啥想不通,现在大家要你干,说明你过去干的好,接着往下干!”一席话说的李宝善怨气全消,他勇敢地挑起村上的重担,经过20余年的艰苦实干,赢得了现在的马营镇旭光村一片星光灿烂,旭光成为了闻名遐迩的富裕村。李宝善本人也连续当选为宝鸡市第七至第九届人大代表、陕西省第六届人大代表,荣获全国水利战线先进个人等殊荣,这些成绩的取得,与李映霞的谆谆教诲是密不可分的。
    在县安置办公室主任的五年任内,他整日忙东忙西,安置知青数千人,可他的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却一个也没有安排。一位同事实在看不下去,出面联系让他的次子耀生去酒精厂干合同工。有人提示李映霞,给儿子一个指标让厂里招工,李映霞听后十分严肃地说:“违反原则的事不能干,不能把我的手压住,这样让我没法再工作!”一年合同期满,次子就回家了。后来,次子被招进县办小厂,因工厂效益差,有的同事建议给换到大厂去,李映霞坚决不同意,直到现在,他的次子耀生,仍然在那个厂中当工人。他一生执着追求真理,历经坎坷,宽待他人,严于律己,对党的事业忠贞勤奋。
    1978年5月,李映霞因脑溢血发作,组织照顾他任宝鸡县新华书店副经理。第二年调升工资,组织上考虑他从1952年定级后,20余年未动,准备给他升一级工资,他知道后,主动把指标让给别人。
    1981年2月,李映霞这位历经坎坷,忠贞勤奋,为党的事业奋斗了40多年的老党员,因病与世长辞了,终年60岁。人们在悲痛之余,思索着,念叨着………。映霞伯留给后世的是什么?他留给人们的是对真理的执著追求,是为革命事业默默无闻的工作,是宽待他人、严于律己的情操!他的高风亮节永远为人们怀念!

上一篇:我陪外国人游栈道  
下一篇:一位爱国女青年的东北流亡之路 

复制地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宝鸡市文史网    陕ICP备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