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首  页 | 文史资讯 | 宝鸡文史 | 图说文史 | 名人与宝鸡 | 岁月留痕 | 党派人士 | 台胞情怀
人物春秋 | 友好往来 | 学术文化 | 史海钩沉 | 宝鸡风物 | 多媒体文史馆 | 专题文史 | 文史征稿
  · 关于纪念宝鸡更名1260周年征稿启事
  · 征稿启事

       政协宝鸡市委员会学习与文史资料委员会征稿启事

  为了发挥政协文史资料“存史、资政、团结、育人”作用,抢救、挖掘、整理宝鸡的珍贵史料,市政协学习...

  · 宝鸡市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征集编辑方案

  全国政协决定在2015年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15周年之际,由全国政协和西部十二省区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协作征集出版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专辑。为了加快推进征集编辑工作,按照全国政协...

  · 宝鸡市文史网开通试运行

稿件报送地点:市行政中心二号楼729室或801室。投送稿件电子信箱:bjwsw726@...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鍙嬪ソ寰鏉?

我陪外国人游栈道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翟天行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1386 更新时间:2012-08-06 11:06:10   

    2006年3月14日,古凤州城内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外国人——贾和普(Hope Jusfman)。此人在凤州街上要求找一位熟悉凤州至三岔(古栈道)路线的人,并要懂得古栈道历史者作为导游,大家认为我是最好的人选,经引见我在家中见到了这位外国老妇人。
    讲明来意,我欣然同意前往,上午10时许开始了旅行。
    出了副爷巷,跨街进一小巷,想走捷径。她问:“这是不是老路?”我说:“不是。”她讲:“要走老路!”我们便沿街而上,出西门。我向她介绍了现存的残城墙和栖凤桥,她进行了拍照、摄像和录音。过铁路时,刚好来了一列火车,她也很感兴趣,急急忙忙又进行拍照。我们沿西门外的老路上坡一直前行。看她衣着朴素,上身穿一件防寒服,足蹬一双旅游鞋,头戴一顶凉草帽,高高的鼻梁,粉白色的脸庞,深深的眼睛上架着一副淡茶色的眼镜,个头有1.8米左右,走起路来步伐矫健稳重,精神焕发饱满。
    走了一程,她问我有没有石砌路面。我说前面有一段保存完好。当我们走到那里,石板路却不翼而飞了,可能是修路时破坏了。
    走到马莲滩,我们打算休息片刻,在一位姓龚的院内,一只小狗围着她咬。我和女主人赶它,它还直叫。她笑着对我说,狗是闻不惯外国人身上的气味。我说:“有道理。”女主人拿来小凳,我们在院内坐下。女主人要倒水,但我们拿出芦柑客气的说,吃点水果,不必麻烦。我将果皮扔在院内,叫她也扔掉,但她却说,不不,挺干净的,便顺手装入包内。
    早晨和煦的阳光却消失的无影无踪,天一下子阴沉起来。看那眼前南岐山的松林郁郁葱葱,碧绿如洗;再看那崖畔上的一棵山桃花树,却也花蕾鼓胀,有些花朵也即将绽放。沟边的柳树,呈现出一片绿黄色,也急待吐丝发芽,给人一种春的感受。
    路途中,断断续续的交谈,使我了解到她是美国人,家居华盛顿与纽约之间。家乡是一个有三百多年历史的城镇,她们那里老式房子很多也很富裕。她今年63岁,主要从事写作,闲时修花剪树。她这次来中国已是第九次了,过去跑中国的大城市,回美国报道。以后她就描准了中国的老路,她对蜀道情有独钟。在古栈道上探索与研究,在美国著书出版。目前,她已跑遍了有栈道的各个地区,如四川的广元、剑阁,甘肃的天水、徽县、两当,陕西的宁强、勉县、褒城、留坝。走过褒斜道,到过江口、太白。这次来凤县,主要是考察连云栈道和陈仓栈道。并向我介绍了她年轻时在台湾留学攻读过两年中文,对中国的古老文化很感兴趣。她有一个儿子,阻止她来中国,但她不听,儿子也就不管她了。她汉语说得很流利,如对话时间较长或者一急,时不时参杂一些英语。一路之上她表现的很严谨,对工作也是一丝不苟,十分认真。不住地拍照、录音。腰间和胸前全是新式器械:摄像机、数码照相机、录音机、闪光照相机、定时器等等,都是微型的。
    过了十里排,路上就泥泞起来,快到烟囱沟,路上出现了斑斑雪迹。走进烟囱沟,沟内的残墙断壁也不见了,原有的石板路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沟两旁的草坪上野猪拱得大坑小窖,使人感到毛骨悚然。在烟囱沟上南天门的拐弯处有一片乱石岗子,发现了一块四分五裂的残碑,上面仿宋体的小字依稀可见,但看不出来什么意思。向南一望但见山峰白雪皑皑,树木银装素裹,脚下的积雪也多了起来。我们在雪窝中行进发出吱吱的声响,树梢上的积雪不时掉落下来,看来外国朋友的凉草帽倒显示了作用。我给她找了一根木棍,拄上向上攀登。本打算上南天门再休息,但因有积雪,行进十分困难,此时此刻,肚子也闹起了饥荒。我问她累不累,饿不饿,她没听懂。我指着肚子,她点头同意。我说那咱们稍做休息,吃点东西,继续攀登。她说:“OK.OK!”我找了路边的一棵倒树,除去树上的积雪便坐下吃馍。我拿出苹果,但她指着我带的可口可乐说:“喝它。”我说天太凉了,她却说越冰越好。我打开瓶口给她倒上,她喝了一口连声说到:“太舒服了。”连喝两杯后她说:“美国人就爱喝凉的,夏天喝凉水还要加冰块,喝起来真棒!”
    站在南天门上,她连声说道:“真漂亮,太美了!”我看她那眉飞色舞的样子,也觉得心旷神怡。她忙个不停,一会拍照,一会录音。在这里我详细的介绍了南天门和凤岭。并开始寻找遗迹,除发现“声闻帝座”的石刻(已成为两半),再就是同治九年(1870)凤县知县郭建本竖立的一块古朝阳寺石碑横在路边。她问我同治是哪个朝代的,我说是清朝的第十位皇帝。她说,噢哦,是慈禧太后儿子,对吗?再没发现什么遗迹后我们从倒下的大树下爬出沿凤岭向前。她情不自禁地继续工作并赞不绝口地说:“我就喜欢中国的大山、老路、老房子、石板路和栈道孔。”
    在凤岭上她突然问我,连云栈道是哪个朝代开通的?我说据史料记载是北魏时期。她说没有那么早。唐代都是沿嘉陵江而下走的是古道。美国人都认为是唐代后期才开始踩踏的。我说《全唐诗》有很多著名诗人都对连云栈道有描述,她问都有谁。我答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杜甫的《晓过凤岭》诗二首。她惊奇的说“杜甫还走过这条路?”我回答:“是的”。她胸有成竹的说杜甫在古栈道上共有二十首诗,但没有描述凤岭的。她还说:“杜甫从来没走过这条路线,他入蜀一直走的是天水、徽县、两当这条路。”当我拿出杜甫的《晓过凤岭》的诗后,她还半信半疑的问:“你能确定杜甫诗中所写的凤岭就是咱们现在走的凤岭吗?”我说能确定。她要我说出道理。我说:一是因为连云栈道最为有名的就是凤岭。凤县八景的栈道连云也是以凤岭命名的,蜀道上也再找不出第二个凤岭来。二是杜甫曾居长安近十年,安史之乱又逃至凤翔,他在陕西度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入蜀不走此道,还能绕道秦州去入蜀吗?后来他曾去秦州同谷居住,而后才移家成都,所以就经过甘肃,入陕西,下四川了。她听后连声说道:“有道理。”到三岔后,一定要把《晓过凤岭》的诗给她。
    经过一番争论,凤岭不知不觉就走过了。到烂泥池,草丛中的石铺路面很长,她又开始忙碌起来。忙过这段路后,一条矿洞之路飘忽而来和老路相接。从此我们才告别了泥泞走上车道。顺着拉矿的路沿坡直下来到心红铺。社会主义的新农村把这条老街取而代之了。街上的水泥路面,两边的农民新居呈现出了新的景象。但街上唯一的一家老房也未能逃过老外的眼睛而做了留念。人们发现来了一个外国人,都争先恐慌后前来观看,老外和我同乡亲们打着招呼。人们看到我们两腿的泥和湿漉漉的泥鞋很是惊讶,都说,他们是翻越凤岭过来的,真不简单。
    本想在心红铺休息一下,但一看表,快五点了。我说那咱们就走。她又发现了正在施工的亭子上贴着一幅横额“蜀道一绝”,马上又照起相来。好心的司机由院内开出一辆桑塔纳让我们坐,我们道谢后婉言谢绝,说我们不坐车要边走边看,车离我们而去。一位好心人介绍,前面有几处石刻,我说我们一定要看。进心红峡口几百米,就是几处摩崖石刻,而且是刻在取石凿崖的峭壁上,她喜出望外,跑前跑后,往返数次,做着细致的工作。后来她问我:“你们的老祖先是用什么办法将这石岩取下来的?”我反问:“你知道吗?”她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是用柴火烧,然后用水激的办法。”我会意的笑了,她问前面还有吗?我说可能没有了,她感到很遗憾,脸上呈现出一种留恋的神情,并对我说真是太了不起了。
    心红峡沿山顺岩的老路全没有了,一条宽阔的大道一直顺沟而行,快出峡口的几处石刻怎么也找不到。因天气已近黄昏,还得赶路。忽然我发现了对面沟边一块大石头上有“翠峰排秀”四个字。我叫她看,因那里锻烧石灰加之有矿山,烟尘很大,石刻已模糊不清,她拿出相机也没拍成。
    我们终于在夜幕降临之际,来到了三岔。由村口入街,老房子吸引了她。站在街上不停的拍照。闪光灯忽明忽暗,房檐上挂的苞谷也不放过她的镜头。并对我说今天早晨在你家吃的饭就是用它做的,怎么碎的?沿街而下,便是三岔路口。找了一家旅社,登记住宿,并在此吃晚饭。吃饭时她和我商量明天的行旅,准备去陈仓道再作进一步考察。我和旅社老板都提出怀疑,认为凤岭都有积雪,那如到瓦房坝、熊家梁、长坪不是就更难行走,山路不通,岂不返回。她认为也是问题。
    第二天8点起床,我们吃早饭。她拿出她的英文著书给我一一介绍。走过的栈道线路和沿途的所见所闻,全都齐全,且图文并茂。她又提出让我把杜甫的《晓过凤岭》两首诗抄录在她的笔记本上。九时许我们又沿公路步行去留凤关。一路上因无遗迹可看,我只能作一些简短的介绍。她一直走在公路边的路肩上,很遵守交通规则,从来不占路面。抵达留凤关,我将她引到原来的老桥前,现修一行人吊桥。她拍照过桥,在桥的两侧发现了两个栈道孔,又上关岭梁进行参观。后上公路,刚好来了一趟班车,我们便乘车她去宝鸡,我回凤州。
    这趟行旅虽说短暂,但它给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也是十分有意义的。我惊叹一个年龄在六十三岁的外国老妇人,只身一人来漫游废弃的古栈道。一路上周密细致地进行考察、探讨,向国外进行宣传和推广,更惊叹她求真务实的作风。她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而且在蜀道上走了那么多的地方,吃苦耐劳的精神值得学习和敬仰。
    但我也悲哀,悲哀中国的后人不重视文化遗产和老先人留下来的历史古迹,保护不力、破坏有余。何时才能如南天门上的“声闻帝座”警醒后来人?

上一篇:中俄友好的新篇章——记俄罗斯库兹明校长访问宝鸡文理学院  
下一篇:鸡峰山下播火人 

复制地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宝鸡市文史网    陕ICP备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