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首  页 | 文史资讯 | 宝鸡文史 | 图说文史 | 名人与宝鸡 | 岁月留痕 | 党派人士 | 台胞情怀
人物春秋 | 友好往来 | 学术文化 | 史海钩沉 | 宝鸡风物 | 多媒体文史馆 | 专题文史 | 文史征稿
  · 关于纪念宝鸡更名1260周年征稿启事
  · 征稿启事

       政协宝鸡市委员会学习与文史资料委员会征稿启事

  为了发挥政协文史资料“存史、资政、团结、育人”作用,抢救、挖掘、整理宝鸡的珍贵史料,市政协学习...

  · 宝鸡市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征集编辑方案

  全国政协决定在2015年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15周年之际,由全国政协和西部十二省区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协作征集出版回忆西部大开发史料专辑。为了加快推进征集编辑工作,按照全国政协...

  · 宝鸡市文史网开通试运行

稿件报送地点:市行政中心二号楼729室或801室。投送稿件电子信箱:bjwsw726@...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瀛︽湳鏂囧寲

宝鸡地区创设师范教育辨析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李   俊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789 更新时间:2014-04-11 16:13:23   


                                           李   俊


  
  今之宝鸡市地区,基本相当于昔日凤翔府所辖区域。本文所述凤翔创设师范教育,即今宝鸡市20世纪初之创设师范教育。
  凤翔创设师范教育始于何年,说法不一。凤翔师范学校1902年创立说,在本校相传已久,但至今尚无确切原始史料和任何实证可考,亦无人可述其祥。笔者广为查阅资料,所见文字记载,多为1949年建国之后所追述,其说亦不尽一致。
  1958年凤翔县副县长王丕卿(1886—1971)主笔续修之《凤翔县志》载:“光绪二十八年(1902),……在凤翔知府傅世炜主持之下,改凤起书院为凤翔府中学堂。”“嗣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由知府尹昌龄另于文庙东旧考院地址,创修凤翔府中学堂,移中学于其内,并附设师范传习所。”“至1912年,……改名为陕西省立第二中学校(以下简称“省二中”或“二中”)。”“1930年(民十九)与陕西省第八师范学校(以下简称“八师”)合并”,“名省立第二中学,取消八师名称”,“1934年(民二三)八月间,……请准改省立第二中学校为陕西省立凤翔师范学校(以下简称“凤翔师范”或“凤师”)。”凤翔县新县志稿用其说。宝鸡市政协《宝鸡文史资料》第三辑(1985年)所刊之《凤翔师范学校发展简史》和《宝鸡今古》1987年第四期之《陕西省凤翔师范学校史略》均从其说。
  1988年的《凤翔师范校志(征求意见稿)》记载:“1902年,凤翔知府傅世炜据《钦定改革教育章程》遂将凤鸣书院改设的凤起书院改办为凤翔府师范学堂。”“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凤翔知府尹昌龄在旧考院址创办了新式的陕西省凤翔府中学堂,随即将原陕西省凤翔府师范学堂并入其内,在中学堂内附设师范传习所。”“1913年5月,……陕西省凤翔府中学堂改名陕西省立第二中学。”“1927年,……办起了凤翔县立单级师范学校,……后于1930年并入陕西省立第二中学。”同年,“与陕西省立第八师范合并,对外使用陕西省立第二中学校名。”“1934年8月,……请准改陕西省立第二中学为陕西省立凤翔师范学校。”近年,凤翔师范概以此说介绍本校创立时间及其发展沿革。
  查知,凤师校志稿的凤翔师范学校1902年创立说,系根据《续修陕西省通志稿》(现存陕西省图书馆)卷38“学校”第34页的记载和相传已久的传说而来。
  《续修陕西省通志稿》在凤翔府学的记载中说:凤翔府“中学堂,光绪三十二年(1906)知府尹昌龄、绅刘源森等,就初办之师范学堂改立。是年支银八千余两。师范传习所在中学内,岁支银八百余两;蚕桑学堂亦附内,岁支银三千余两:皆尹守及刘绅等立。”然《通志稿》中并无关于凤翔府中学堂或凤翔府师范学堂创立时间的记载。
  上述几种记载的相同之处是:①1902年风翔府书院改学堂;②凤翔府中学堂曾有“师范传习所”附设;③改为省立二中后容并了省立第八师范学校等;④1934年改二中为陕西省立凤翔师范学校。最大的不同,则是1902年改书院为学堂时,凤起书院始改为凤翔府中学堂还是凤翔府师范学堂?这,便是关于凤翔师范教育创设的分歧之所在。
  以下,就这一问题,即凤翔何时创设师范教育、专设师范学堂试作辨析。
  首先,1902年凤起书院改制为凤翔府师范学堂之说,就我国当时更鼎学制的官方文件看,似无可能。
  1898年(清光绪二十四年)《清帝谕各省府厅州县改书院设学校》中指出:“各省府厅州县现有之大小书院,一律改为兼习中学、西学之学校,至于学校等级,自应以省会之大书院为高等学,郡城之书院为中等学,州县之书院为小学。”(舒新城编《中国近代教育史贤料》上册82页。以下简称《资料》)明示郡城之书院改为中学,并未提出或可改设师范学堂。
  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清廷颁布的《钦定中学堂章程》(即“壬寅学制”)规定:“府治所设学堂为中学堂”,“目前官立诸学堂先就府治设一中学堂,州县设一小学堂,以为绅民设立之模范。”至于师范教育,该《章程》第七节指出:“中学堂内应附设师范学堂,以造成小学堂教习之人才。”并未提出府治或可单设师范学堂(《资料》中册497页)。
  1903午(光绪二十九年),清廷颁布的《奏定中学堂章程》(即“癸卯学制”)也指出:“须先就府治或直隶州治由官费筹设一中学堂。”(《资料》506页)
  1903年,清廷始颁布了《奏定初级师范学堂章程》。该《章程》指出,初级师范学堂“此时初办,可先于省城暂设一所;俟各省城优级师范学堂毕业有人;再于各州县以次添设。”“各州县于初级师范学堂尚未齐设之时,宜急设师范传习所,”“俟各省城及各州县初级师范学堂毕业有人,传习所可渐次裁撤。”(《资料》中册673-674页)
  由上引清廷文献看,1902年,在府治的凤翔改凤起书院为凤翔府中学堂合于清廷谕令,而改凤起书院为凤翔府师范学堂,则无政策根据;于中学堂内附设师范传习所,完全符合“壬寅学制”、“癸卯学制”的有关规定和要求。
  再从我国近代师范教育发展史实看,1902年凤翔府单设师范学堂似乎亦无可能。
  1897年2月,盛宣怀在上海创办南洋公学,公学内设立“师范院”。这是我国近代创设师范教育的开始。1898年(戊戌),我国创办“京师大学堂”。京师大学堂章程“清单”中说:“今当于堂中别立一师范斋,以培养教育之材。”至于培养何级教育人才,尚未明确规定。这个筹议中的“师范斋”,在事实上终未开办。1902年,学务大臣张百熙呈奏的“壬寅学制”经清廷批准为《钦定学堂章程》。这个章程中才正式提出了师范教育,不过师范只是附设于相应的各级学堂(初师附设于中学堂,高师附设于大学堂),师范还未成为独立系统。根据这个章程,“京师大学堂的速成科中设师范馆。九月招生,录取师范生七十九名,十一月开学。”(《资料》上册160页)这个“师范馆”便是现在的北京师范大学的前身,是为我国创设高等师范之始。
  我国独立设校的初级师范,以通州(今江苏南通)为最早。1902年,张謇向清廷呈奏《通州师范学校议》,“请于通州自立师范”。他在此《议》的最后说:“夫中国之有师范学校,自光绪二十八年(1902)始,民间之自立师范学校自通州始。以二十一行省之大,四万万人之众,为同类之谋而仅此乎!”“1903年,张謇创立师范学校于南通,这是师范教育专设机关的起点。”(陈景磐《中国近代教育史》183页)通州师范既为我国初等师范学校专设之始,风翔岂能先于通州师范一年于1902年专设师范学堂?
  1903年清廷颁布的《奏定初级师范学堂章程》虽然规定初级师范以“州县设立为原则”,但根据当时全国教育发展现状,又规定:“初办,可先于省城暂设一所”,而各州县“宜急设师范传习所”。当时,陕西师范学堂的设立,也完全合于这一规定。《续修陕西省通志编》卷三十六“学校一”中记载,1903年,陕西省在省城西安创立了第一师范学堂:“第一师范学堂,光绪二十九年(1903)陕西巡抚升允奏以‘关中书院’改建。学级分优、初两级:优级储中等学校之师;初级储小学之师。”并作说明:“直省设师范学堂,又有初等师范传习所。省立师范规制略同中学,惟教育学甚详,五年毕业。”可见,陕西“第一师范学堂”的初级部,即为“先于省城暂设一所”的初级师范。既然如此,那么作为陕西省一个府的凤翔,就没有可能同时专设师范学堂,更不可能先于西安师范学堂一年而于1902年创设凤翔府师范学堂。如果作为特殊情况确于1902年创设了凤翔师范学堂,《续修陕西省通志稿》则不会称创立于1903年的西安师范学堂为陕西“第一师范学堂”,而肯定会象记载陕西省第一师范学堂一样予以记载,可是《通志稿》中查无“陕西省凤翔府师范学堂”校名,更不要说有关的记载了。
  《陕西省教育志资料选编》下卷126页,在陕西第一师范学堂创设记载中“备注”:“初级师范至宣统二年(1910),西安、同州、兴安、汉中、凤翔、商州共设六校。又《第一次中国教育年鉴》载:“陕西省立师范,大都成立于民国初年,……民十以后,各县因急于完成普及义务教育,故举办师范传习所,以造就适当师资。”并明载陕西“省立第二中学:本校初设在凤翔,前清时,为凤翔府中学堂”(转摘自《陕西省教育志资料选编》下卷146页、150页)。据此亦知,清末书院改学堂,凤翔府首先改立的是中学堂而非师范学堂,只是后来于中学堂内附设了师范传习所。上述统计的至1910年全省六所初级师范之一的凤翔师范,也只能认为是指始于1905年附设于中学堂的师范传习所而言。
  从上述师范教育发展的史实和有关资料推析,凤翔师范教育的创设不可能先于中学。但是,《凤翔师范校志稿(征求意见稿)》关于凤翔府师范学堂早于中学堂这一论断所依据的资料,即《续修陕西省通志稿》所记载的:凤翔府中学堂是“光绪三十二年(1906)知府尹昌龄、绅刘源森等就初办之师范学堂改立”,应如何理解?
  尹昌龄于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在陕西商州任上创办了商州中学堂,后调任凤翔知府。据凤翔旧县志续稿记载,在尹守来凤翔之前,原知府傅世炜已于1902年创办了凤翔府中学堂。尹守1905年与刘源森等于中学堂内添设了师范传习所和蚕桑学校,旋于1906年,尹昌龄又主持在当时师范传习所在的“旧考院地址”修建了凤翔府中学堂新校园。因师范传习所添设不足一年,所以说中学堂“就初办之师范学堂改立”。“师范传习所”何以谓之“师范学堂”?其实,1902年的《钦定中学堂章程》的第七节就是如此称谓:“中学堂内应附设师范学堂”。如果凤翔确于1902年创办了师范学堂而于1906年改办为中学堂,时距五年之久,怎么可以是“就初办之师范学堂改立”呢?凤翔府中学堂初设在凤翔准提庵(即今之凤翔儒林小学址),而1905年添设的师范传习所就在凤翔“文庙东旧考院(即今之凤翔师范学校中院)”,1906年新修之中学堂用其考院旧址,故言“就初办之师范学堂改立。”
  对凤翔创设师范教育时间的不同记载,我以为王丕卿先生于旧县志续稿中所记基本可信,即:凤翔于1902年改凤起书院为凤翔府中学堂,1905年于中学堂内附设师范传习所,1906年知府尹昌龄于师范传习所所址旧考院创修中学堂新校园,移中学堂于其内。
  此说之可信,不仅因其所记符合当时我国教育革新章程和教育发展史实,而王丕卿先生也正是凤翔府书院改学堂的经见人。
  王丕卿,1886年生于凤翔县王家河,曾就读于凤翔府中学堂。1906年,20岁被选送陕西省优级师范学校完全科继续深造。……1911年,当毕业时辛亥革命爆发,西安首起响应。革命成功,……王丕卿奉张凤翙之命,与千阳同学高丹桂奔回凤翔,传达省城指示。”此后几年,他一直在凤翔。1912年凤翔府中学堂改为省立第二中学,“民国二年(1913),王丕卿应聘在陕西省立第二中学任教”(凤翔新县志第二十卷“人物志”)。1905年凤翔府中学堂添设师范传习所时,他当在凤翔府中学堂读书,辛亥革命后又在该校任教。而且王丕卿先生又为凤翔知名的历史学者,因而他于旧县志续稿中所记凤翔创设师范教育的时间与情况,应当说是比较可靠的。
  依据前述资料分析,凤翔师范教育的创设和发展,当以1905年凤翔府中学堂附设师范传习所为起始;其后于1927年,则有陕西省立第八师范学校在岐山县成立。1930年,八师并入凤翔府中学堂改办的陕西省立第二中学;1934年,省立二中改办为陕西省立凤翔师范学校以至于今。作为师范学校的凤师,即初创于1905年,独立设校于1934年,凤翔府中学堂——陕西省立第二中学为其前身。
  关于凤翔师范学校校史的起点,现有1902和1934年两说。笔者认为,应以1902年为始,因为从“中学堂”到“二中”到“凤师”,虽几经改设更名,但始终同是一校,凤师并非1934年新立,而是由省立二中直接改办。况且凤翔府中学堂1905年即有师范传习所附设,1930年又有陕西省第八师范学校的并入,其前,又有岐山县和凤翔县的单级师范学校先后并入。凤翔师范学校直接并唯一地继承了凤翔府中学堂所改设的省立二中。1902年,“凤起书院”改学堂实行新学制这个在宝鸡地区教育系统值得纪念的日子,作为学校,自然只有凤翔师范学校作为自己的校庆来纪念才合适,而且也应该。
  凤师的“前身”是否应在凤翔师范学校的校史之内,这可以北京师范大学和北京大学的校史为例。1902年京师大学堂始设“师范馆”,1904年改为“优级师范科”,1908年改为专设的“京师优级师范学堂”,1912年改为“北京高等师范学校”,1922年改为“国立北京师范大学”。北师大则以1902年为其校史起始。其所以不以1898年京师大学堂创办为其始,因京师大学堂于辛亥革命后改为“北京大学”,1898年则理所当然的为北京大学校史的起点;北师大之所以又不以独立设校的1908年为其校史之始,因为它是京师大学堂师范馆、优级师范科的直接承继和发展,而并非1908年新立。所以,凤翔师范学校校史应以它的前身凤翔府中学堂创办时间1902年为其起始,而不能以师范学校专设的1934年为始。
  对于凤翔师范教育的创设,笔者囿于见闻,所据资料有限,且有笼统含糊之处,上述辨析,不过个人管见,切望识者指正,以便科学地论证宝鸡地区师范教育的创设和凤翔师范学校的历史。

 


上一篇:古凤州的金丝柳  
下一篇:祭祖朝圣天台山 

复制地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宝鸡市文史网    陕ICP备000000